206、千古无重局,禁忌物ACE-002重见天日!(万字大章求月票!)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夜的命名术206、千古无重局,禁忌物ACE-002重见天日!(万字大章求月票!)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倒计时4:50:00.

    18号监狱里,李叔同看了一眼时间:“18号城市那边,应该已经成功了。”

    想到昔日战友在八年后脱困,他便感觉自己没有白白等待这八年。

    正如程啸所说,如果不是顾忌那些朋友的生命,他也不用被困在这里。

    不过李叔同从不为此感到后悔。

    年少时的他可以为了某个信念,与朋友们一起轰轰烈烈去死,然而长大后,他也愿意为了某个理想而忍辱负重的活着。

    “老板,我有点好奇,”林小笑疑惑道:“您说18号城市里有人去救援程啸他们,可是,没见您动用骑士的信差,也没动用恒社的力量,那到底是谁去救的,难道是您又培养了其他的下属吗?我怎么不知道!”

    这一次,不仅仅是庆尘不知道李叔同的计划细节,连同林小笑、叶晚都不知道。

    他们只知道,自家老板带庆尘回到18号城市后,庆尘是去上学了,但老板却独自去安排了不少事情。。

    庆尘以为李叔同在很清闲买房、买车,但事实上李叔同一刻都没闲着,几天几夜都未睡觉。

    好在是半神之躯,不然谁也扛不住。

    此时,叶晚也难得有些疑惑:“老板,如果是合作方的话,我想不通这种时候谁会愿意得罪陈氏、庆氏?”

    那座秘密监狱虽然是陈氏在看管,但如果转移囚犯、处决囚犯,也都需要庆氏来同意。

    这是当初两家为了钳制李叔同而设立的。

    所以,劫狱就意味着要同时得罪陈氏、庆氏两家。

    李叔同想了想说道:“保密。”

    不是李叔同信不过林小笑、叶晚、庆尘,而是某些事情真的太过重要了,牵涉了太多的人,一旦出现泄密就会导致事情走向不可预知的方向。

    此时,李叔同三人就坐在餐厅,整座18号监狱的合金闸门全部关闭,唯独剩下他们身后冷库里还有一条离开的通道。

    在最后一刻到来前,李叔同必须保证这监狱里该死之人一个都跑不掉。

    那些囚犯不敢冒着被打成筛子的风险去闯闸门,也不敢来招惹李叔同,于是三千七百多人就像无头苍蝇似的,在监狱里寻找逃命的机会。

    就算逃不出去,找到监狱的信号屏蔽装置向外界求援也好啊!

    有人说,李叔同曾悄悄离开过监狱,连财团都没监控到这位半神的行踪,所以这里一定有一条秘密通道。

    只要找到通道,大家就能离开。

    但现在的18号监狱,就像是一个巨大的铁盒子,谁都没能找到那所谓的秘密通道。

    然而这时,李叔同忽然皱眉看向身后,厨房里传来了脚步声,对方在即将踏出厨房之前,又停了下来。

    似乎是担心被外面的囚犯们看到。

    “叔叔,能进餐厅聊聊吗,有事想要拜托。”

    李叔同听出来了,这是秧秧的声音。

    他挑挑眉头起身进了餐厅,林小笑与叶晚也紧随其后。

    只见一个长发女孩穿着卫衣,带着兜帽站在厨房里,然后乖巧的跟李叔同打了个招呼:“叔叔好。”

    林小笑和叶晚二人诧异看去,自家老板何时多了一个晚辈?而且还称呼的如此亲切?

    “秧秧来了啊,”李叔同摸了摸脸颊,他心说自己都已经把禁忌物ACE-005给了庆尘,自己也恢复了样貌,结果还是被对方认出来了。

    果然,力场能力的拥有者,从来都是天选之人。

    林小笑疑惑问道:“你是怎么进来的?为何会知道密道入口?”

    “奥,”秧秧指了指身后说道:“我飞到外面时发现地下有一连串异常的力场波动,就顺着力场波动找到了入口,进入密道后,才发现那是一连串的氚灯。”

    叶晚和林小笑相视一眼,心说这力场觉醒者真就跟开挂了一样,能够直视事物本质。

    难怪这种超凡者百年才出一个,要是多了世界就乱套了啊。

    “那你进来是想干什么?”李叔同看着秧秧笑道:“这里很多人想出去都出不去呢。”

    “叔叔,我想带走郭虎禅,请您饶他一命,”秧秧乖巧道。

    “胆子好大的小姑娘,”李叔同好奇了:“你知不知道,如果不是我发现你没有泄露庆尘的秘密,可能你今天会和郭虎禅一起死?”

    “我知道,所以我没泄密,”秧秧在李叔同对面继续乖巧道:“当然我也不全是为了这个。”

    李叔同看着他:“郭虎禅这光头一进来就对我出手,口口声声说要抢夺禁忌物,你如果想让我饶他一命,那得给我一个合适的理由。”

    “黑桃的目标,和您殊途同归,彼此都是为了改变这个世界,”秧秧说道。

    “这算个理由,但还不够,改变世界也不差一个郭虎禅,”李叔同摇摇头。

    “我在黑桃站稳脚跟,未来也能帮庆尘做不少事情,”秧秧再次说道。

    “你身在黑桃,却想帮庆尘?”李叔同笑吟吟的问道。

    “您也知道我是时间行者,所以对于我来说与其对黑桃产生归属感,倒不如寄希望于庆尘创建一个属于时间行者的组织,我觉得这个倒是更加靠谱,”秧秧回答道:“这也正是您所希望的吧?我承诺您,如果有一天他决心建立自己的势力,我会加入的。”

    “小姑娘你为何不自己创建一个组织来吸纳时间行者呢?”李叔同问道。

    秧秧摇头:“我没庆尘那么聪明。”

    “好,我放郭虎禅一条生路,你走吧,”李叔同挥挥手:“记住你的承诺。”

    秧秧低声道:“您对他真好。”

    李叔同认真道:“他值得。”

    “叔叔再见,下次有机会吃叔叔做的饭,我就先走了,暂时还不想让黑桃知道我时间行者的身份。”

    “去吧。”

    秧秧来的快,走的也快,她已经感受到这里将发生大事,所以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

    “小笑,去把郭虎禅喊来,”李叔同说道。

    林小笑领着一脸迷茫的光头大汉过来,郭虎禅迷茫问道:“找我啥事?”

    “有人替你求情,所以我决定放你一条生路,”李叔同平静道:“你可以走了,厨房里面的密道已经打开。”

    郭虎禅一脸懵逼:“为什……”

    “滚。”

    “好嘞!”郭虎禅转身就进了厨房!

    18号监狱里,陈宇等人眼睁睁的看着郭虎禅走进厨房,所有人都意识到:秘密通道就在那里面!

    就在李叔同的身后!

    陈宇在人群中狞声道:“今晚李叔同没有打算放过我们任何人,不想死的就冲过去!”

    只是,囚犯们都不傻,他们面面相觑的想着同一句话:一群土鸡瓦狗被忽悠着去冲李叔同,跟送死好像也没什么区别。

    昏暗的监狱里,李叔同看了一眼墙壁上的全息时钟:“到时间了。”

    “老板,您到底在等什么?”林小笑问道。

    李叔同想了想开玩笑说道:“等一颗天上的星辰?”

    此时此刻,还没有多少人发现,联邦第一集团军最著名的权杖号浮空飞艇,已经抵达18号监狱上空。

    ……

    ……

    18号监狱犹如一座要塞坐落在城郊之地,白天里,它灰黑色的外观看起来异常肃穆且庄严,浑然一体。

    就在此时,庞大的权杖号已经在它头顶缓缓悬停下来,宛如一座黑色的空中要塞。

    天上、地下,两座要塞交相呼应着,突然保持了静止的状态。

    往日里,天空中向来是猛禽的领空。

    一旦有小型飞行器经过,一些超脱物种秩序后的猛禽便会对它们进行攻击。

    例如002号禁忌之地的青山隼,便将整个002号禁忌之地上空纳入自己的归属范围,除了甲级浮空飞艇以外,很少有飞行器能靠近那里。

    然而此时,18号监狱附近的猛禽被空中要塞入侵了领地,它们却丝毫没有往日的斗志,而是纷纷逃离这片领空。

    “距离地面3492米。”

    “1号引力锚已启动。”

    “2号引力锚已启动。”

    “降低涡轮喷射引擎功率37%。”

    “反应炉温度正常。”

    “扫描地形建立全息沙盘。”

    “地面发现可疑目标……”

    “进行多点身份识别……”

    112师地面指挥部中,中年军官庆挽静静的看着全息沙盘。

    在那全息沙盘里,权杖号正高高的飞在天空,天上的雪在静静飘落,把黑色的空中要塞上覆盖了一层白色,就像是一座美轮美奂的空中城池。

    地面是18号监狱,从天空中俯瞰下去,监狱就像是一座魔方,侧面反射着金属光泽。

    就在这座监狱的北方,正有上百人跋涉在荒野上,他们平稳的一脚一脚踩在雪里。

    这些人身上都裹着黑色的斗篷,斗篷的帽子覆在脑袋上看不清面目,每件斗篷的帽子右侧,都有一束白色的火苗标志。

    这一行上百人坚定的走在雪地里,犹如一队从西南雪山里走出来的苦行僧,狂风将他们斗篷刮的咧咧作响,但却无法动摇他们的身形。

    “是禁忌裁判所的人,”庆挽说道:“用动态摄像头聚焦,看一下是谁带队来的。”

    就在权杖号开始进行识别的时候,队伍最前方的年轻女人平静抬头,目光穿越数千米的距离看向空中要塞。

    刹那间,空中要塞的动态摄像头迅速捕捉到了女人的面部特征。

    下一刻,空中要塞里的庆氏士兵透过舱室里的大屏幕,忽然感觉自己像是被隔空看穿了一般。

    那目光锐利到直指人心,犹如一柄刀,直直的刺了进去。

    那冷漠的眼神,也没有丝毫情绪。

    “竟然是三月,”庆挽平静说道:“看样子18号监狱的动静太大,三月亲自来了。”

    “长官,用不用锁定他们为目标?以免他们出手破坏计划,”作战参谋问道。

    “不用,”庆挽摇摇头:“他们不会出手干涉此事,也干涉不了。而且,后续还需要他们对18号监狱进行清理。专业的事情,就交给专业的人去做吧。”

    庆挽很清楚,禁忌裁判所的目标只有即将死亡的超凡者、禁忌物、禁忌之地,这些人忽然来到这里,恐怕也是因为他们预见到18号监狱会出现大批超凡者死亡。

    如果任由超凡者血肉滋润这片土地,那么几十年后,18号城市将会变成全联邦第三大禁忌之地。

    仅李叔同一位半神死后所形成的禁忌之地,就足够恐怖了。

    在此之前,就有城市陨灭成为禁忌之地的前例。

    联邦内总共25座城市,每一座都汇聚了大量的居民,随便找出来一座都是千万级的常住人口。

    毁灭一座城市为代价,联邦损失不起。

    所以很少有人去真的管禁忌裁判所,毕竟这些人数百年来都在做着清道夫的工作,很少插手别的事情。

    只是令人没想到的是,禁忌裁判所这一代的领袖‘三月’会亲自来。

    看样子,对方也很重视这件事情,担心李叔同的死亡会造成不可逆的环境损害。

    很快,禁忌裁判所的步伐便停止了,这上百人静静的伫立在风雪里,遥望着地平线上皑皑白雪与18号监狱。

    黑色的监狱坐落在白色的雪原上,显得格外突兀与孤独。

    某一刻,庆挽忽然觉得禁忌裁判所的这群人就像是乌鸦或者秃鹫,好像哪里会死很多超凡者,这些人就会出现在哪里。

    待到超凡者死亡后,这些人又会用特殊的禁忌物来收容超凡者的尸体。

    想到这里,庆挽觉得禁忌裁判所或许应该改一下标志,把火苗换成乌鸦。

    没人知道禁忌裁判所为何每次都能预知到超凡者死亡,这种能力使对方变的神秘起来,就如同对方收容过的禁忌物一样神秘。

    这时,一名通讯员说道:“18号城市卫戍部队请求与长官通话,他想询问我部为何临时进入18号城市领空,是否有联邦集团军司令部的作战审批。如果没有审批的话,请我们退离18号城市80公里。”

    庆挽抱着双臂傲立在全息沙盘前平静道:“让他滚。”

    “收到。”

    庆挽对副官说道:“进行最后的检查。”

    “神明权杖号卫星已进入指定轨道,高度800千米。”

    “已计算动能。”

    “权杖号已完成制导,已锁定摧毁目标。”

    有人拿来一只手提箱,打开后里面是两柄小小的钥匙,中间则是输入密码的屏幕。

    庆挽默默将箱子解锁,但迟迟没有按下发射键。

    庆挽身旁的副官看向他:“长官,是否发射?”

    倒计时4:31:12.

    已经入夜了。

    庆挽看了一眼指挥部里的精确时间:“再等1分钟,不能早,也不能晚。”

    指挥部里的作战参谋都停下了手头的事情,仿佛时间在这里静止了。

    大家不需要再做什么,只需要静静等待神明权杖从太空中落下。

    所有人默默看向指挥部里的电子时间,在心里默数着每一秒。

    这是联邦历史上第一次发射天基动能武器,神明权杖号用来诛杀神明,似乎再恰当不过。

    这指挥部里所有人都感觉,自己在见证新的历史。

    一分钟似乎很短暂,玩游戏的时候一眨眼就过去了。

    一分钟似乎又很漫长,等得指挥部里所有人的眼睛都有些干涩了。

    倒计时4:30:00.

    “发射,”庆挽对着箱子中红色按钮按了下去,信号光速传递至太空,那苍穹之上的轨道里,正有一架卫星缓缓启动。

    神明权杖号卫星,与权杖号空中要塞的名字极为相似。

    800千米高空,深邃无垠的太空里。

    这里是许多气象卫星的飞行高度。

    神明权杖号卫星的背后是璀璨的星河,面前则是美丽的蓝色星球。

    蓝色是海洋,而星球的表面还有一层流转的云雾,看起来就像是沧海之上,还有一片沧海。

    这小小的卫星在太空中,就像是一叶小小的孤舟,在相对速度中宛如静止。

    忽然之间,卫星的圆筒形主体外,空气传动装置开始将多余结构完全分解,一片一片抛弃到太空之中。

    就像是一只白色的茧,突然破裂开来,显露出里面的导弹主体。

    白色的导弹上,喷吐着黑色的银杏树叶标志,那是庆氏的标志。

    此时的神明权杖号卫星,不再需要控热系统、电源系统、姿态控制系统、轨道控制系统、无线电测控系统,还有那两只长长的太阳能光伏板。

    它丢弃了一切累赘,轻装简行。

    下一秒,神明权杖号卫星化作神明权杖号导弹,它的尾部喷射出巨大火焰,开始朝着蓝色星球缓缓推进。

    这推进的过程一开始很缓慢,但转眼间便越来越快。

    没人想到,这苍穹之上还藏着一颗毁天灭地的星辰!

    指挥部里的作战参谋再次开始忙碌起来。

    “助推器成功点火。”

    “进入预设弹道轨迹。”

    “时速正接近3马赫……”

    “时速突破6马赫……”

    “时速突破9马赫……”

    “离地100千米,开始进入大气层,速度下降!”

    神明权杖外的弹体结构因与大气摩擦,燃烧出巨大火光来,它带着长长的焰尾,像是一颗白日流星!

    只是,当它进入大气层后,笨拙的弹体增加了空气阻力,以至于速度不增反降。

    然而就在下一瞬,那导弹的主体竟然再次主动分解!

    那弹体之中一根黑色的金属钨棒破体而出,并裹挟着巨大的动能笔直向地面击打过去。

    原来,这根长达2.6米、直径30厘米、重达3.55吨的钨棒,才是真正的神明权杖!

    之前外面包裹的一切,都不过是它的外衣罢了。

    “助推器经过最后舵幅调整,神明权杖顺利进入权杖号制导轨道!”

    谁能想到苍穹之上还藏着一柄诛神之杖,谁又能想到112师将权杖号升上天空,只是为了给这柄重器进行制导?

    谁能想到就在这波澜起伏的夜晚,庆氏竟然选择用神明权杖来诛杀李叔同?!

    诛神之重器,从苍穹坠落!

    到这里时,一切结局都已注定!

    如果这时有人抬头,就能看到那根钨棒摩擦空气后划出的长长火焰。

    112师指挥部里响起欢呼声,只有庆挽还在默默注视着全息沙盘。

    他看着全息影像里被标记的神明权杖快速朝着18号监狱落下,这诛神之战里,庆挽所统帅的联邦第一集团军112师将被联邦历史铭记。

    但整个驻军营地里,只有他依然凝重着,并未开心。

    因为只有他知道真相。

    下一刻,神明权杖裹挟着无匹的动能,硬生生将宛如要塞的18号监狱穹顶洞穿!

    黑色的魔方顷刻开始崩解,像是有一颗黑洞正在吸食着周围的光与热。

    地面开始波状颤抖,紧接着整座18号监狱垮塌下去,掀起了漫天的烟尘!

    只是那烟尘有些奇怪,浓重的霾里仿佛有数千个灵魂正在嘶吼,然后又被无形的引力给拉扯着。

    他们不甘的嘶吼着,愤怒着,绝望着。

    却无济于事。

    这让烟尘之中,仿佛有数千个流体正在快速盘旋一般,最终所有灵魂都被抽入地心,归于平寂。

    18号监狱被摧毁的动静,迅速引起了城市居民的注意。

    最接近监狱的高高楼宇上,所有人都感觉房屋正在摇晃,像是地震的波动在不断传导。

    城市边缘的居民在高楼上,惊恐的朝18号监狱望去,却只能看到冲天的灰尘,将整座监狱埋葬。

    那座伫立在联邦里数百年的监狱,就这么成为了历史。

    直到此时,天空中那座权杖号要塞才开始缓缓降落,他们要做最后的收尾工作。

    ……

    ……

    远处的雪原上,禁忌裁判所的上百人犹如雕像似的站在风雪中。

    三月看着面前的震撼一幕,轻轻摘下自己脑袋上的兜帽,任由帽中的长发肆意被风雪吹散:“为了杀李叔同,庆氏竟然动用了这种东西。”

    “老板,这会不会增加我们收容的难度,而且如果李叔同死掉的话,整座18号城市都会被禁忌之地覆盖吧。”

    “四月、冬至,你俩去ACE-010带过来,”三月回头看向身后的一男一女。

    “好的,”女孩四月转身往后跑去,很快便拎着一只鸟笼回来了。

    三月从里面掏出一只纯黑色的乌鸦来,面朝着18号监狱方向。

    奇怪的是,这乌鸦的面部竟长着两排、六只眼睛,看起来诡异至极。

    紧接着,她从怀里掏出一颗小小的山楂递到乌鸦嘴边,却见乌鸦张开锋利的喙,轻轻的叨啄起来。

    随着山楂入口,六眼乌鸦被酸的闭上了四只眼睛。

    三月低声道:“只闭上了四只眼睛,难道只死了一个A级吗?”

    李叔同没有死。

    这对禁忌裁判所来说是个好消息。

    A级超凡者死亡并不常见,而且A级死后如果没及时收容是绝对可以形成禁忌之地的。

    但禁忌裁判所原本的计划里,就是要收容李叔同,现在发现对方可能没死,那就会省去大家很多麻烦。

    这当然是个好消息。

    “继续前进,”三月看了一眼天色:“天亮前收容离开。”

    四月忽然问道:“老板,李叔同要是没死的话,我们靠近过去他会不会以为我们是想要抢夺禁忌物?”

    三月斜眼看她:“没出息,怕什么?”

    “奥……”

    ……

    ……

    倒计时4:00:00.

    18号监狱远方正有一辆浮空车往城市里飞去,浮空车通体纯银色流线造型,具有无限的科技感。

    车里,庆尘不知何时清醒过来,正透过车窗望向后方的那场烟尘。

    只是,他安安静静的,并未说话。

    车里响起壹那中性的声音:“需要我载你回去吗?当然,就算你提出这样的要求,我也不会满足,因为我答应李叔同要带你安全离开,那里现在很危险。”

    “我不回去,”庆尘说道。

    “啊?”

    “我不用回去,”庆尘再次确认道。

    “我以为你会哭泣,”壹平缓道。

    “不用哭,”庆尘轻声说道。

    “哭泣是人类的正常情绪,”壹说道:“很多人类男性喜欢把哭泣当做是一种软弱的表现,但事实上流泪本身是一种大脑缓解悲恸的方式,当人类痛苦时哭出来才是最好的选择。因为当自身压力过大的时候,就需要减压。”

    “没什么好哭的,”庆尘固执的说道。

    少年没有出现悲伤的表情,也没有哭喊着要回去救自己师父,这完全超出了壹的预估,也不合常理。

    这少年一如既往的冷静,一身的血性都被内敛在骨骼、血肉与心底深处。

    “这会让我感觉有些奇怪,难道师父死了,你不会觉得悲恸吗?难道是我错误的理解了人类的情感,又是错误的理解了你?”壹有些好奇。

    “在你眼里,我是个什么样的人?”庆尘突然问道。

    “理性中藏着感性,感性中藏着血性,在我看来你极度重视别人对你的善意,所以我不理解你为何没有感到悲伤,”壹说道。

    “因为我知道师父没死,”庆尘说道。

    “怎么可能呢,庆氏动用了天基武器-神明权杖,长2.6米、直径30厘米、重达3.55吨的锐利钨棒,最终以9马赫速度携带着巨大动能从1000公里高空坠落,在这种武器面前就算半神都活不下来吧,”壹说道:“不仅仅是半神,恐怕这世上任何已知人造装甲,它都可以轻易洞穿。”

    “嗯,谢谢提醒,”庆尘点点头:“我一开始没想明白那东西是什么,但现在你帮我补上这个线索,那我师父就更不可能死了。在18号监狱被打晕之前我还有点担心来着,现在是一点都不担心了。”

    “为什么?”壹问道。

    “所谓钨棒这种天基动能武器,你骗骗别人可以,但骗我不行,”庆尘平静分析道:“天基动能武器,还起名叫神明权杖,听起来挺唬人的,但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厉害。”

    壹某一刻觉得,自己好像被鄙视了。

    庆尘闭上眼睛默默的计算着什么,然后继续说道:“如果是从1000公里高空落下,就算有助推器来提速,当它进入大气层后也会再次减速。就算它真的像你所说,可以继续保持着9马赫的速度,也就是3111米/每秒,那它末端所携带的动能也不过E=??mv??=??x1x3111??=4839160.5焦耳,一公斤钨棒所产生的毁灭能力,也就约等于一公斤TNT炸药而已。”

    庆尘补充道:“更何况,这还只是你刚刚提到的假设速度,我倾向于它最终落下时速根本没有9马赫,甚至远远低于9马赫。”

    壹沉默了。

    庆尘继续说道:“这种动能武器的爆破点非常集中,所谓一根钨棒堪比核武器的幻想,终究只存在于幻想里,它以那么高的速度降落,更大的可能是直接洞穿地面打出了一个直径30厘米的洞。想要杀死我师父,那得很精准的击中我师父身体才行,我觉得这不可能。所以如果只是动能武器的余波,震毁18号监狱的建筑结构或许是可以的,但我师父绝对有能力活下来,甚至叶妈的防御力场就足够挡下来了。”

    “我认为那一刻,最危险的其实不是动能武器,反而是18号监狱倒塌的建筑主体,那里数千名囚犯估计有90%都是被砸死、震死的。我看到了天上的空中要塞,也相信那座要塞里应该有强大的武器,事实上想要杀死我师父,空中要塞应该就够了,根本不必动用天基武器。”

    在庆尘看来,如果只是为了杀死李叔同,那么动用天基动能武器有些多此一举。

    壹突然说道:“跟你这种人相处,好没意思啊……这点你说的确实没错,庆氏研究动能武器后发现,天基动能武器其实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强大,最多只是无污染,但这一点高能炸药一样可以实现。所以,这是第一柄神明权杖,也是庆氏发射至太空的最后一柄。”

    “那庆氏为何要研发这种注定要‘失败’的项目?”庆尘不解:“送一根钨棒进入1000公里高空花费必然不小。”

    “从打击能力来说,它确实不算是一个合格的武器,”壹回答道:“但它本身就不是为打击、摧毁敌人而存在的。”

    这个回答倒是让庆尘疑惑了,难道神明权杖还另有用途?

    “而且,”壹说道:“纯动能武器杀死那些囚犯,可能更方便禁忌裁判所收容死后的超凡者,不至于让18号城市在几十年后成为一片废墟。”

    “原来如此。”

    壹问道:“你是看到神明权杖弹道轨迹就想到的这些吗?”

    “其实,我在18号监狱里时就已经有所猜测了,”庆尘说道。

    “你猜测到了什么?”壹问道。

    “我先问个问题,我师父的朋友们获救了吗?”庆尘问道。

    “获救35人,还有1人仍未找到踪迹,”壹诚实的回答道。

    “都有谁知道这些囚犯的关押地点?”庆尘冷静问道。

    “陈氏、庆氏里的少数人,”壹回答。

    “嗯,这就能理解了,神明权杖也是庆氏的,”庆尘点点头:“其实我师父早就有办法救他们了对吗,还有,我师父也早就可以将监狱里的囚犯们杀掉了,但他一直在等。那些囚犯在等他入夜后现身才敢动手,这我能理解,但我理解不了我师父在等什么。”

    “现在我才明白,他在等待那个携带着神明权杖的卫星进入攻击轨道,然后看着它摧毁18号监狱。”

    不是神明权杖突如其来击中了18号监狱,而是李叔同一直在等待着它从苍穹上坠落。

    李叔同知道它会在什么时候落下,因为对方已经和庆氏达成了一场交易。

    虽然没人知道交易的内容是什么。

    壹似乎来了兴趣:“那你猜猜,你师父为何要这么做?”

    “为了假死离开,混淆视线,”庆尘说道:“但我在想,既然我能猜到他没死,应该也有其他人能猜到吧,所以这只能是混淆一大部分人的视线,依然会有人猜测他是否真的死了。”

    “让一些人不确定就够了,消失的李叔同才足够有震慑力,”壹说道:“不过……他假死并不关键,重要的是你‘死’了,他答应过你,要让你成为真正的影子。”

    庆尘愣了一下,之前他还思考过:就算‘庆氏庆尘’的样貌在联邦资料里改变,但两个庆尘同时活着总会出现问题。李叔同这位半神不能总去冒充他来弥补不在场证据,更何况禁忌物ACE-005已经在庆尘手里,李叔同也没有冒充‘庆氏庆尘’的办法了。

    所以,他的身份早晚会败露。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庆氏庆尘已经死在了神明权杖之下!

    从此往后,这里世界中只有庆尘,不再有庆氏庆尘!

    影子之争九名候选者,在世人眼中已经死了两个!

    原来,“开始一段属于自己的人生”的真正含义,就是让他不再背负什么,哪怕是过去的身份,然后真的开启一段属于庆尘的人生。

    壹说道:“他还有一个目的,你能猜到吗?”

    庆尘沉思半天,没有说话。

    壹发现自己终于掌握了庆尘也猜不到的信息,语气顿时欢快了起来:“他想让你觉醒。”

    庆尘震惊、诧异。

    壹说道:“按时间我早就该操控浮空车飞进城市了,但我一直在放缓速度,就是答应李叔同要让你醒来,亲眼看到18号监狱被摧毁的样子,然后尝试觉醒。”

    庆尘想起师父曾给他讲过的故事,说有一家人为了让家族天才觉醒,所以就雇来杀手将亲族一一杀死,促使天才一次次晋升!

    而李叔同现在竟然以制造假死的办法,想要刺激庆尘觉醒!

    对方要让庆尘亲眼看着自己死于神明权杖之下,以此来激发庆尘身体里,连生死关都无法完全释放的潜力。

    只是李叔同恐怕没想到,庆尘并没有悲伤,也没有痛苦,所以就没有觉醒。

    壹叹息:“这次是你师父失算了,他知道你很冷静、聪明,但还是低估了你的冷静与聪明。”

    庆尘怔怔的,自己就因为智商错过了一次觉醒的机会吗?

    试想一下如果李叔同是真的死亡了,那自己一定会悲恸欲绝吧,可问题是,自己现在真的悲恸不起来啊。

    “我岂不是浪费了师父的苦心?”庆尘喃喃道。

    想到这里,他反而终于有一些悲恸的意思了……

    “不过,你师父让你亲眼看着这一幕,也不过是顺手而为,”壹说道:“我承认他对你确实很好,为你做了这么多事情,甚至上演假死戏码助你觉醒,但也不至于为了让你觉醒就动用神明权杖。你猜猜,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庆尘沉默了。

    所有线索在他的记忆宫殿里不停闪现着。

    等待的时间……

    幕后的交易……

    落下的神明权杖……

    被囚禁的囚徒……

    禁忌物……

    少年忽然说道:“ACE-002应该是被收容在18号监狱的地底,收容它的器物恐怕以人力难以悄无声息的打开。所以,他要用神明权杖来洞开那个收容器……不对,神明权杖本身就是用来打开那个收容器的武器,所以你才会说,神明权杖存在的意义本身就不是为了打击、摧毁敌人。”

    “真没意思。”

    壹说道。

    “送我去拳馆吧,”庆尘平静说道。

    壹问道:“这种时候,你还有心情去看拳?就算你一点都不悲伤,起码也应该有一种刚刚经历波澜的情绪起伏吧。”

    庆尘冷静道:“师父好不容易帮我制造了一场假死,这个时候我应该找一个地方,用最平静的情绪,去向有心人证明我的不在场证据,虽然这份证据并不完美,但足够了。”

    “你真的是人类吗?”壹从灵魂深处发出疑问。

    如果它有灵魂的话。

    ……

    ……

    18号监狱坍塌的烟尘之下。

    监狱地底的秘密空间里。

    一张普普通通的木质围棋棋盘,正静静躺在某个被洞开的容器里。

    那容器已经被神明权杖打击出巨大的豁口,可那张木质棋盘却完好无损,甚至都没有沾染尘埃。

    棋盘旁边,还有两个木罐子,分别装着180枚白棋,181枚黑棋。

    这就是所有人想找到的禁忌物。

    有人轻轻走到它旁边,将它轻轻拾起。

    “3610条人命,361枚棋子。”

    “纵横十九道,千古无重局,禁忌物ACE-002天地棋盘终于重见天日。”

    ……

    ……

    万字大章求月票!

    还有两个事情。

    第一,章节末尾有一个预测《夜的命名术》成绩的活动,目前看来销售纪录是可以破的,大家可以稳住往上压!月票和收藏的话,和大盟、管理们商量了一下,有希望,我觉得成功率在80%,胆子大的也可以压‘成功’!搏一搏,单车变摩托!

    最后一个首订我觉得希望不大,至于最快突破十万均订,我觉得是早晚的事,目前均订已经76200,但7月1号之前好像搞不定了。

    冲刺纪录期间,希望大家多多支持订阅和月票!

    第二,知道大家平时会书荒,推荐一个良心作者的作品《第一序列》,这本书真是好到没边了,希望能缓解大家的书荒。

    ……

    ……

    感谢inisk、懒胖癌晚期两位同学成为本书新盟,老板大气,老板发大财!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夜的命名术》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夜的命名术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夜的命名术》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