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7、壹的私房钱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夜的命名术217、壹的私房钱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你不对劲,”庆尘在浮空车里面无表情的说道。

    “我怎么不对劲了,”壹问道。

    “你网恋就网恋吧,为何还专挑财团的白富美下手?”庆尘问道。

    “什么叫专挑财团的白富美下手,你这用词搞得我好像犯罪分子一样,我是联邦25座监狱的典狱长,我也是有社会地位的!”壹拔高了声调。

    “24座,谢谢,”庆尘说道。

    18号监狱,刚刚被摧毁,只剩下24座了。

    “而且,我怀疑你是在专门搞我,明知道我身处影子之争里,竟然还让我去跟另一位影子候选者奔现,”庆尘继续面无表情的说道。

    壹认真解释道:“这纯属意外,我跟女孩聊天从来不提前做背景调查,那样会让友谊变的不纯粹。”

    庆尘看着窗外淡定说道:“如果你真的没调查过,怎么会知道她的真名叫庆诗?”

    壹沉默了一下:“跟你聊天真的需要谨慎一点,我要启动备用的服务器机组了,专门计算语言逻辑。”

    “省省吧,现在怎么办,下面这阵仗我特么有点害怕,”庆尘看着浮空车下方,眼瞅着云集咖啡馆门口站着两排黑西装保镖,每个人都带着墨镜,还有通讯耳麦。。

    完全是一副戒严的模样。

    “没事,你又不是对她图谋不轨,”壹说道:“你只需要让她相信现实中真有这么个人就行了。”

    “等会儿,这是我去替你奔现,难道你不给我个耳麦遥控指挥一下吗,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啊!”庆尘说道。

    “你看他们的阵仗,摆明了进去会提前搜身的,你如果是去奔现,然后被人搜到袖珍耳塞,你觉得他们会怎么看你?说不定以为你是来暗杀庆诗的。放心,我可以通过你的手机来旁听,真要有什么问题,我给你发消息提醒,”壹说道。

    “那你总得给我看看你们之间的聊天记录吧,不然我跟她聊天露馅了怎么办?”庆尘皱眉。

    “额,”壹说道:“聊天记录是隐私,怎么能随便给你看?”

    “行,就算你不愿意给我看聊天记录,也总得告诉我ID吧,”庆尘说道。

    “这个你也不用知道,”壹说道。

    庆尘狐疑起来:“我怎么感觉,你是担心我看了聊天记录和ID,会导致你社死?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壹有些急了:“我现在是雇主,你现在是要跟我做交易,怎么那么多废话呢。”

    “你既然是流浪诗人的人设,那就把你以前写过的诗发我看看,总不能到那以后我连‘自己’写过的诗都不记得是什么,”庆尘说道。

    “我没写过诗啊,”壹说道:“流浪诗人还需要写诗?”

    “我看你就是怕把诗发出来被我笑话,”庆尘说道:“不行,我要用禁忌物ACE-005换张脸去奔现,我不想陪你一起社死。”

    壹再次拔高了嗓门:“不行,庆氏已经没人认识你了,你也不是庆氏庆尘了,你担心什么?而且我都已经给她发过你的照片了,我能感觉到她看完你照片后打字速度明显都变快了!平日里的是49个字/每分钟,看完照片之后是67个字/每分钟,这说明她很满意!”

    庆尘迷了,人工智能就可以肆无忌惮的大数据网恋吗?

    就在两人说话的功夫,浮空车已经缓缓向下落去,庆尘突然想起个事情:“等一下,如果奔现期间产生消费算谁的?!”

    “我给你手机里付费方式切换成我的账户,”壹说道:“期间产生的消费都算我账上。”

    “万一你账号里钱不够呢?”庆尘问道。

    “看不起谁呢?”壹说道:“我是全联邦知名自由撰稿人,我是希望传媒高级主笔,我是……”

    “说,继续说,怎么不说了,”庆尘说道:“我看看你还有多少马甲?”

    不过庆尘倒是有些意外,人工智能攒钱竟然也要老老实实的干活、写稿子……

    赚钱的方式如此朴实无华,他还以为对方可以直接从银行改数字来着。

    “赶紧去完成你我之间的交易,不然我让刘德柱把牢底坐穿,”壹说道。

    “刘德柱听了直呼内行,”庆尘叹息道:“我甚至还有些心动。”

    壹最后提醒道:“最后提一个要求,这次见的人是财团千金,所以你跟对方见面后花钱千万不要小气,不用给我省钱。”

    庆尘心说,连人工智能都有虚荣心的吗。

    此时,浮空车终于落在地面。

    云集咖啡馆门口的两排保镖动了起来,一排守住入口,还有一排则缓缓朝浮空车靠近过来,其中还有两人将手伸进怀里,看样子随时可能会掏出手枪。

    这哪是网恋奔现啊,分明就是地下交易现场。

    庆尘从车上下来,很快便有人对他进行搜身,还有人拿这一支奇怪的笔式探测仪,对他进行全身扫描。

    直到确定他身上只有一支手机后,保镖们才面色冷峻的放他通行。

    云集咖啡馆临街,一楼只有小小的门面,走上楼梯却突然宽敞起来。

    偌大的咖啡馆里没有服务员,只有一位年轻的双马尾少女安安静静坐在卡座里,还有一位身穿服务员领班制服的中年女人在吧台里磨着咖啡。

    这位中年女人的虎口都是老茧,那分明是常年练枪的痕迹,看样子对方也是庆诗的保镖在假扮服务员。

    女人看了庆尘一眼:“想来点什么?”

    这时,庆尘手机上显示一行小字:点最贵的。

    庆尘抬头看向女人说道:“我要买下这个咖啡馆。”

    他的手机屏幕一阵紊乱,壹的情绪都有些不连贯了。

    对面的女人迟疑了一下:“咖啡馆不卖。”

    “奥,那随便来杯咖啡,”庆尘说完便朝不远处的少女走去。

    那位双马尾少女见到庆尘眼睛便是一亮,她招招手说道:“这边!”

    庆尘在她对面坐下问道:“是‘一只小鲸鱼’?”

    庆诗笑着问道:“是‘可可爱爱’吗?你倒是跟照片里没有差别,我之前听说很多人修图骗人还有些担心呢。”

    可可爱爱……

    庆尘心说,壹不告诉自己ID,果然是怕社死啊。

    而且这也不像是流浪诗人的ID啊,谁家流浪诗人叫可可爱爱?!

    他认真打量过去,这位名叫庆诗的影子候选者白皙的脖颈上带着一根黑色的颈环,颈环中央镶嵌着一颗晶莹的珍珠。

    女孩长的确实很好看,符合壹的择友标准。

    两个人互报ID之后,双方便沉默了起来,似乎都有些拘谨。

    彼此从网络走到现实,似乎都需要这么一个过程。

    庆尘偷偷看着手机,却见壹发来消息:主动聊天,夸她好看,打破僵持。

    他抬头看向庆诗:“你很好看。”

    “是吗,”庆诗拘谨的表情舒展开来:“我还以为你会不喜欢我这种类型。”

    庆尘艰难道:“喜欢,不过我很意外你的身份,没想到见面会如此隆重。”

    这时,庆诗小心翼翼说道:“这次来18号城市有些仓促,没能提前跟你说一声,也违背了当初咱们只在网络里聊天、不能见面的约定,所以感谢你还愿意见我。另外还要说声抱歉,我知道外面的保镖们搜你身了,但这个没办法,是我父亲要求的。”

    庆尘沉默,他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才能符合‘可可爱爱’的人设。

    手机上,壹又发来消息:别坐她对面,去坐她旁边握住她的手说想她了。

    庆尘当场震惊,这特么就是你所谓的纯洁友谊?

    他在手机上打字:这是另外的价钱。

    女孩眼睛亮闪闪的盯着庆尘,似乎是非常满意的样子:“我之前还以为你照片是修图了,没想到你本人也这么好看……可你真的是流浪诗人吗,看起来并不像啊。”

    “在你印象里流浪诗人是什么样子的?”庆尘问道。

    “应该留着长长的头发,不修边幅的模样,”庆诗想了想说道:“但你看起来很干净,不像是在流浪的人。”

    庆尘的手机上又出现一行小字:我只是想流浪到你心里。

    他低头看了一眼这行小字,直接将手机倒扣在桌子上。

    庆尘觉得壹的昵称不该叫可可爱爱,应该叫恶恶心心。

    扣住手机后,庆尘也没再管壹怎么想,直接问自己最关心的问题:“我只是今天来见你之前专门收拾了一下。对了,你为什么会突然来到18号城市?还有,你这种家庭能随便与我见面吗?”

    “我前天给你说过的呀,我是这一届的影子候选者,第二轮的任务就是来18号城市,不过具体任务不能告诉你哈,”庆诗想了想解释道:“这次见你是偷偷的,我说因为影子之争要见一位18号城市的合作者,他们不知道咱俩是那个关系……”

    庆尘见对方主动提起影子之争,便佯装一脸担心的问道:“联邦媒体一直有在持续报道影子之争,你会不会有危险啊。”

    “不会的,”庆诗笑道:“我本来也没想参加影子之争的,但这次名额轮到我们这一支了,必须出一个人才行。我父亲交代我说保护好自己就行,不用费劲去争什么,他就希望我平平安安的。”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夜的命名术》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夜的命名术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夜的命名术》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