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没有那种世俗的欲望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夜的命名术220、没有那种世俗的欲望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当代真正的影子,”南庚辰喃喃道。

    不知道为何,他总觉得当李依诺说出这句话时,仅仅一句简单的话语,便充满了压迫感。

    如今只是九龙夺嫡的戏码,就已经引起整个联邦关注了。

    有人在讨论着庆闻过去的神童事迹,有人在讨论着庆钟自幼修行天赋,有人讨论着庆无的坚韧。

    但是,相比那些已经成为真正巨擘的大人物们来说,这些人也不过是初生的虎犊,才刚刚展露头角而已。

    例如庆氏当代家主庆寻,就是上上一代的影子。

    影子候选者们跟他的手段相比,判若云泥。

    “依诺姐姐,庆氏当代的影子是谁啊?”李彤雲好奇道:“怎么很少见人提起他呢,媒体上也从来都没见到过。”

    “庆纸落、庆琛琛、庆煌日,三人之一,”李依诺回答道。

    “等等,怎么是三人之一?”南庚辰不解:“上一代影子还没角逐出胜负吗?”

    “当然角逐出来了,但大家只知道落败的两位都死了,却不知道死的是谁,活下来的又是谁,”李依诺说道。。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南庚辰更加不解了。

    “既然是影子,自然应该藏在暗处,”李依诺笑着说道:“庆氏影子之争历来如此,只有在最开始的时候动静大,越到后面反而越发扑朔迷离,外人根本看不清真相。例如上一代影子之争到了尾声,外界媒体甚至都无法得知谁最后胜出,三个最后角逐影子之位的候选者,竟一起消失在公众视野十多年都没再出现过。”

    李彤雲和南庚辰震惊,竟然还有这种事情?

    “影子就是藏在暗处的人,家主麾下的真正执刀人,”李依诺笑着解释道:“大部分事件里,只有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人们才能反应过来,那些事情里都有庆氏影子的影响力。如果连这个都做不到,怎么能被称为影子呢?”

    “可是,表世界曾有人说过,当代影子在上次角逐中落了病根,这说的是谁啊?”南庚辰回忆道。

    “这是因为两年前胡氏情报组织卖出的消息,有人声称见过庆氏影子,虽然没看清面目,但对方一直咳血,所以有人猜测对方是上一次角逐时落下了伤病,”李依诺说道:“这个情报卖出来时,还挺轰动的。”

    “这也太残酷了吧,死了那么多家族中的佼佼者,争出一个影子来还带着伤,”李彤雲嘀咕道:“难道庆氏不会觉得可惜?”

    “残酷吗?可惜吗?”李依诺摇摇头:“一个庆氏三代子弟足有上千人,上千人里选一个影子,平均五代影子出一代家主,然后保庆氏百年根基稳固,对于普通人来说确实残酷,但对于整个庆氏呢?这就是家族。”

    “那李氏呢?”南庚辰突然问道。

    “李氏自然也有李氏的办法,”李依诺平静道:“走吧,到时间了,去拳馆等庆诗,看看她有什么计划。”

    ……

    ……

    李依诺的车队快速驶出李氏二房所在的明珠庄园,一路风驰电掣的朝第四区开去。

    最近大家都知道,这位李氏三代长女只要一没事就跑海棠拳馆,而江小棠则让人直接帮李依诺把车子全都停在拳馆门口,变成了拳馆的门面。

    李依诺一行人刚到就发现,海棠拳馆的上空,全息投影已经换成了庆尘之前定级赛时的精彩集锦。

    不过,这些全息投影好像被人处理过了,基本都是庆尘的背影,似乎在刻意营造一种神秘的氛围。

    李依诺看向工作人员:“怎么,今天有庆小土的比赛?”

    “对,”工作人员恭敬道:“他今天要迎战虎量级拳手肖太保,这是拳馆最近的重头戏了。”

    “你们重头戏不是一般放在周六吗,怎么给他放在周一了?”李依诺皱眉道:“是他没排面吗,我要见江小棠。”

    “不是您误会了,”工作人员解释道:“这是庆小土拳手自己要求的,我们也很意外,不过您要想看周末的拳赛,也一样能看到他,他未来一段时间里可能会一周打两场。”

    “一周两场?他不要命了?”李依诺拔高了嗓门:“这是你们安排的,还是他自己要求的?”

    之前李依诺还专门跟江小棠说过,如果庆尘不想打,海棠拳馆绝对不能逼他。

    但现在看来,庆尘的比赛强度,比想象中高多了。

    这让李依诺忍不住多想,会不会是江小棠急着利用庆尘赚钱?

    “也是他自己要求的,”工作人员脑门上的汗都冒出来了:“我们哪跟逼他啊,他现在是老板的弟弟,不信您自己去问庆小土拳手。”

    “弟弟,”李依诺纳闷了,这又是一周两场的比赛强度,又给江小棠这种蛇蝎女人当弟弟,庆尘打算干嘛?!

    一旁的南庚辰和李彤雲已经担心起来了,他们不关心别的,只关心庆尘能不能扛住这赛事强度。

    这时,李依诺忽然发觉有些不对劲,就在他们进门之后,好几个便衣若有若无的把目光投向他们。

    “什么情况,”李依诺奇怪道:“今天有异常啊。”

    李依诺一行人心事重重的朝自己包间走去,结果一推开门,却发现扎着双马尾的庆诗已经坐在沙发上了。

    她起身笑着打招呼:“依诺姐姐,初次见面请多关照呀。”

    看到庆诗,李依诺才终于恍然:“原来是庆氏千金提前到了,我说外面怎么有便衣呢。”

    “依诺姐姐见谅,出门在外要注意安全,”庆诗笑着说道:“而且依诺姐姐要求保密,所以我就让他们全都换了便装。”

    “便装好啊,”美少女壮士点点头,随口胡说起来:“毕竟咱们要商量大事,保密是第一位的……没人知道你要来吧?”

    “除了我父亲和我的一些贴身随从,其他人都不知道的,”庆诗诚恳道:“就是不知道依诺姐姐约我来做什么?”

    “是这样的,我从其他消息渠道得知,你们影子候选者第二轮的任务是找一个李氏成员支持,有这回事吗?”李依诺问道。

    她也没说自己是从另一位候选者那里得知的……

    庆诗点点头:“是这样的。”

    “那你觉得我怎么样,要不你来支持一下我?”李依诺开门见山说道。

    她寻思着自己还要再约五个候选者,每个都弯弯绕绕的太累了,还不如直说。

    庆诗似乎也没想到李依诺如此直白,她愣了好半天:“好呀。”

    旁边的李彤雲和南庚辰哭笑不得,这所谓的秘密会谈也太简单了吧。

    原本大家还以为会谈上几个小时,结果五分钟搞定。

    那剩下的时间干什么、聊什么呢,大家都没想好……

    包间里突然陷入了一种诡异的沉默……

    李依诺忽然开口感慨:“早就听说庆氏庆诗出淤泥而不染,心思单纯,我以前觉得都是谣言,现在终于是信了几分。”

    庆诗甜甜的笑道:“也不是啦,我也很有城府的!”

    包间里再次陷入一种诡异的沉默……

    就在此时,包间外响起主持人的声音:“女士们,先生们,你们一定看到拳馆上空的全息投影了,也一定认识投影里的那个少年,你们能喊出他的名字吗?”

    “庆小土!”

    “庆小土!”

    包间外突如其来的声音,打破了包间内的尴尬,李依诺赶紧看向外面。

    这时,主持人继续说道:“他是上一届定级赛通关者,也是今晚的主场拳手,他,就是庆小土!”

    下一刻,拳馆里大屏幕忽然放出直播视频,视频里庆尘正在后台,面无表情的做着热身,少年穿着拳手们身上常见的宽松裤衩,上半身则是异常完美的肌肉群。

    南庚辰和李彤雲再次趴在包间玻璃上。

    然而更突兀的,是庆诗的惊诧声:“可可爱爱?!”

    刹那间,李彤雲、南庚辰、李依诺同时默默看了过去,目光在庆诗的脸上交织着,有几分不解,还有几分质疑。

    可可爱爱,这是在说庆尘可爱吗?

    但是南庚辰感觉不对,他总觉得庆诗说可可爱爱时,那四个字并不是一个形容词,而是一个名词……

    他试探着问道:“……可可爱爱?我怎么感觉你是在称呼谁?”

    庆诗怔怔的看着大屏幕,她指着屏幕上的庆尘说道:“他就是可可爱爱啊,可可爱爱是他的网名,我们今天上午还奔现了来着。”

    南庚辰目光豁然转向大屏幕,他看着屏幕里那个清秀的面容,怎么也想不到对方能起这种昵称、干出网络奔现这种事情!

    在南庚辰眼里,庆尘是个怎样的人?

    他心里的庆尘是洛城学神高高在上的,智商碾压同代。

    他心里的庆尘是清心寡欲的,仿佛摒弃了七情六欲般的存在,完全没有世俗的欲望。

    结果现在有人告诉他:庆尘的网名是可可爱爱,而且还在网上跟人玩网恋奔现。

    塌了。

    信仰崩塌了。

    这‘可可爱爱’的id,还特么不如‘一只小鸭子’呢!

    南庚辰用余光朝李彤雲看去,赫然发现小姑娘的表情也一般无二。

    连李依诺都在瞳孔收缩!

    这件事情,能震惊他们一整年!

    ……

    求月票呀老板们,可怜可怜孩子吧!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夜的命名术》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夜的命名术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夜的命名术》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