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2、姑姑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夜的命名术222、姑姑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拳赛结束了。

    包间门外的走廊上,那位一直守护着庆诗的中年女保镖敲门而入:“小姐,该离开了,接下来观众离席会造成巨大的混乱,您得在混乱之前离开这里。”

    “这位是?”李依诺饶有兴致的问道。

    “我父亲安排保护我的姐姐,”庆诗甜甜的笑道:“她叫王梦离。”

    王梦离向李依诺点头示意:“幸会。”

    紧接着,庆诗笑着对李依诺说道:“今晚与依诺姐姐聊的非常愉快,希望我们的合作也能这么愉快。刚才谈了那么多细节,但还是不太完善,希望接下来还能有机会见面详谈。”

    李依诺、李彤雲、南庚辰三人内心吐槽道,你刚才哪里正经谈事情了啊。

    明明是李依诺说了一句‘我们合作吧’,你说了一句‘好呀’,然后大家就开始专心看比赛了!

    而且,大家都明白庆诗的心思,所谓希望有机会再见面详谈,意思就是希望还能再来看比赛!

    不过李依诺没有接茬,因为她接下来几天还约了好几个影子候选者呢,要是庆诗来的时候大家撞车就不太好了……

    所以李依诺说道:“我觉得刚才谈的已经差不多了,暂时还不需要继续详谈,有需要的话我再联系你。”

    庆诗的小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耷拉下来,闷闷不乐的说了声‘好吧’,然后被王梦离带了出去。。

    那些负责保护庆诗的便衣们掩护过来,交叉保护着自家小姐向外走去。

    王梦离总觉得有些怪怪的,却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

    包间里,李依诺看了一眼八角笼,当她发现庆尘已经离开后,便说道:“走吧,我们也回家睡觉去。”

    他们走出拳馆时,赫然发现门口挤了一大堆的人,黑压压一片。

    这一幕让李依诺的保镖们紧张的不行,但大家走近了一看才发现,是一群粉丝拿着led灯牌,上面写的都是庆小土三个字。

    众人有些哭笑不得。

    然而就在李依诺走出大门时,忽然愣住了。

    门外不远处停着一排黑色的车队,车身侧面都印着李氏的祥云标志。

    只见他们对面站着老熟人肖功、王丙戌,还有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风姿绰约。

    女人穿着一身黑色风衣,头上戴着一顶黑色的帽子,她笑意盈盈的看着李依诺。

    “姑姑!”李依诺惊喜的冲到女人面前,竟是一下将对方拦腰抱起来原地转了一圈:“你怎么回来了?”

    “这种时候,我怎么可能不回来,”女人笑道:“1号城市那边的生意我已经处理完了,听说你大伯那边最近闹腾的很,我再不回来怕是要错过很多事情。”

    李依诺的大伯,自然就是李氏大房如今的话事人。

    “姑姑你去看爷爷了吗?”李依诺说道:“他现在状况很不好……”

    “没去,反正他也不想见我,”女人平淡说道。

    “没有的,我之前去见他的时候,他还问我最近有没有跟你联系呢,”李依诺说道:“爷爷他嘴上不跟你说,但其实是想念你的。”

    女人沉默了一下:“我之后会去看他的。”

    说完,她转头指了指肖功与王丙戌:“我回来以后才知道,这两人秋狩回来后竟然找借口休假去了,现在我把他们抓回来,继续保护你。”

    肖功和王丙戌俩人低着头,也不说话。

    李依诺想了想说道:“要不还是算了吧,他们在秋狩时也挺累的。”

    女人冷笑一声:“不过是担心李氏权力交替过程里牵连到他们罢了,又想拿钱,又不想出力,这世上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放心,我已经敲打过他们了,有王丙戌这个b级高手保护你,我才放心。”

    “好嘞,”李依诺爽快的答应道,她不知道姑姑是如何敲打的,但对方说的没错,混乱将至,身边有个b级保护的感觉真不错。

    李依诺不知道的是,那位秋狩过程中曾经试图勾引过她,最后又被她赏赐给王丙戌的时间行者周暄,正被软禁在某处宅子里,并对着空气抱怨:你们敲打王丙戌就敲打王丙戌,关我做什么啊!

    这位时间行者怕是万万没想到,自己这天胡开菊,竟是一步步变成了阶下囚、弟中弟。

    女人看向王丙戌冷峻道:“当初不是我资助,你母亲能有钱治病?你能有机会获得基因药剂提升到b级?忘恩负义的东西,知道错了吗?”

    王丙戌苦着脸诚恳道:“长青小姐的恩我一刻都不敢忘,主要是您前一段时间去了1号城市,我这边也没必要为别人卖死力……我知道错了,接下来一定认认真真的保护依诺小姐。”

    “保护依诺就跟保护我一样,”李长青平淡道:“再发现有这种事情,自己以死谢罪吧。”

    “明白,”王丙戌低声回应。

    如果说李依诺是李氏三代长公主,那么李长青就是二代里曾经最气焰彪炳的长公主。

    她在二代里排行第八,然而前面七位全是哥哥。

    而且她是李氏家主老来得女,其他哥哥都比她大二十岁以上,非常疼她。

    所以,这位二代长公主打小就没人敢欺负她,也养成了她现在的性格。

    不过这位李长青在联邦内最出名的并不是性格,而是手段。

    这时,李长青将李依诺拉到一旁低声说道:“我听王丙戌说了秋狩的事情,其中有些环节比较奇怪,你跟姑姑说实话,是不是遇到你七叔了?”

    李依诺愣了一下:“没有啊。”

    “跟姑姑都不说实话,白疼你了,他都多少年没宠你了,你还是跟他亲,”李长青用修长纤细的手指点在李依诺脑门上。

    李依诺憨憨的笑着,也没回应。

    李长青说道:“如果你再有机会见他,记得跟他说一声,老爷子这些人最想见的人,还是他。”

    ……

    ……

    “小土先生,”工作人员在更衣室里热情的介绍道:“您今晚一共比赛六场,出场费按照每场7.5万计算,这就是45万,然后今晚赌池收获颇丰,您的个人分红按照陆地巡航级计算,是1471万!”

    庆尘面色平淡的说道:“嗯,知道了。”

    “还有,今晚一些女粉丝为您加油,打赏了131万现金用于购买虚拟礼物,这个也是全额归您的。”

    “嗯,”庆尘沉稳道。

    工作人员继续热情道:“需要我这边安排医生给您检查吗,您身上是否有伤?”

    “没有。”

    “还有一件事情给您说一下,其他拳手都有赛后的按摩服务,但是老板专门交代了,说您不许使用这项服务……”

    庆尘愣了一下,凭什么自己不许使用这项服务?

    他没搞明白,这位工作人员讲的似乎是一些……涉及到自己知识盲区的东西。

    以庆尘的阅读量,说实话涉及到他知识盲区的东西并不多。

    他想了想说道:“知道了,你出去吧。”

    “好的,您好好休息,”工作人员小心翼翼的转身出门,如今海棠拳馆所有人都知道,这位少年拳手可是拳馆里的宝贝,吸金能力一流。

    直到工作人员离去,只留下庆尘一个人在更衣室后,他大脑终于开始急速运转起来:1647万!

    这还是他头一次依靠自己赚到这么多钱,以至于想到这个数字,就让庆尘有种久违的心潮澎湃。

    他上一次这么澎湃,还是在青山绝壁上看朝阳……

    而且,南庚辰那边应该也很顺利,虽然这次押他通关的赔率没那么高,但十倍杠杆这种骑士祖传手艺却能给予加持。

    这样算一下,6800万的贷款好像也没有那么可怕了嘛。

    庆尘收拾了一下东西,悄无声息的从后门溜了出去。

    也不是他做了什么亏心事,而是刚才工作人员提醒,前门已经被他的女粉丝给堵住了,正等着他签名。

    此时,就在庆尘刚刚踏出后门,却听旁边黄子贤笑着说道:“我就知道你会从后门出来。”

    黄子贤身上的绷带还没解,仍旧坐在轮椅上。只不过,这次助理不在,他是自己等在这里的。

    庆尘纳闷:“竟然还是单独一个人过来的,有什么私事要说?”

    “边走边说,”黄子贤乐呵呵笑道:“是这样的,我有一事相求……你也知道现在道上都说我被你打哭了,当然,我确实是被你打哭了。我就是想,你能不能再打哭几个……我可以出钱!”

    庆尘懂了,不过他摇摇头拒绝道:“那次你哭可能是因为我无意中击打到了你的泪腺,我也不是故意要把你打哭的啊,所以想再打哭其他人,很难。”

    骑士真气的作用是每个骑士的底牌。

    之前他迫不得已在大庭广众之下使用,也是没有办法。

    但现在他不可能为了点钱,去暴露自己底牌。

    庆尘永远保持着清醒与冷静。

    “对了,我想问一下,‘不落幕会所’怎么走,”他岔开话题问道。

    黄子贤愣了一下,他没想到庆尘打完六场拳赛后,竟然是要去那种地方。

    他想了想:“你不常来第四区吧,我可以带你去。”

    “谢谢,”庆尘说道。

    “不用谢我,以后你对第四区不熟悉的地方,都可以找我,”黄子贤说道:“在没把命还给你之前,这算是我支付的一些利息。”

    庆尘想了想:“利息有点少啊。”

    黄子贤:“……不落幕会所在第四区非常有名,那里汇聚了整个18号城市里最漂亮的女人,最凶狠的雇佣兵,许多社团话事人晚上都喜欢去那里。”

    “原来如此,”庆尘点点头。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夜的命名术》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夜的命名术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夜的命名术》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