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5、为游戏增加赌注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夜的命名术225、为游戏增加赌注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我很想知道影子先生能够告诉我的秘密是什么,但我并不是很喜欢把生命放在天平上称量,”庆尘在黑暗中说道。

    就在这小小的屋中,庆氏当代影子与影子候选者在客厅里相对而坐,没有灯光,彼此的面目都笼罩在阴影中。

    双方的坐姿极为相似,以至于在这屋中显得有些针锋相对。

    就仿佛是寂静的王座上,两位相对而坐的王在彼此审视着。

    但事情偏偏就奇怪在这里,因为其中一位是真正手握权柄的王,掌握着庆氏幕后的力量,而另一位不过是个无名之辈。

    影子忽然笑了起来:“奇怪了,明明你是在拒绝我,但我偏偏还没有生气的情绪。这么多年来,敢拒绝我的人不多。”

    庆尘想了想说道:“影子先生似乎杀过很多人,所以对生命已经没有敬畏了,一条生命换一个秘密,这种游戏可能在您眼里并不算什么,但在我看来是没有必要的。”

    “当影子,自然要杀很多人,”影子笑道:“不然,你以为影子是什么?”

    庆尘平静阐述道:“在外界眼里我已经成功假死了,这时候我大可以藏在暗处缓缓图之,等待其他候选者自相残杀,然后坐收渔翁之利,对吗?”

    影子笑吟吟说道:“对。”

    “但您似乎见不得我过的太平,所以亲自前来为这场影子之争增加筹码,”庆尘说道:“您是不希望我在这场影子之争里太轻松?”

    在此之前,庆尘哪怕计划为刘德柱脱罪,也不过是要给自己增加一些自保的筹码。。

    万一出现了捡漏的机会,有个c级在身边也能完成收割。

    但是,他并没有打算主动去给影子候选者设局,因为那样太危险,也没必要。

    最重要的,就是‘没必要’这三个字。

    而现在,影子似乎是察觉到了这个问题,所以专程过来解决这个问题。

    “既然你杀了庆怀,那我就告诉你第一个秘密。如果没有外力干预的情况下,一场影子之争动辄数年,”影子慢条斯理的说道:“在这数年时间里,各个派系会不停的相互试探,然后选择最谨慎的时机出手。但我等不了那么久,因为我没有时间了。”

    说罢,影子在黑暗中竟是再次剧烈咳嗽起来。

    晦暗里,庆尘隐约看到对方拿出一块手帕捂在嘴上,继而,一种奇怪的血腥味弥漫于空气之中。

    庆尘忽然便意识到,对方所说的没有时间是什么意思了。

    “影子先生,”庆尘说道:“为了影子之争受这么重的伤,值得吗?权力是否真的有那么重要?”

    “权力?”影子缓了许久说道:“庆氏基业如高山,你我都将是这高山之下的根基。你只有真真正正站在这座高山面前,才会明白个人的荣辱都不再是值得思考的问题。权力,那不过是肩负使命之后伴生的产物罢了。”

    庆尘摇摇头:“您如果想让我去主动参与影子之争,应该给我说权力的诱惑有多么大,我可以用权力坐拥财富与高位,而不是告诉我什么奇奇怪怪的使命感。我没有您那么强的使命感,所以理解不了。”

    “没事,你总有一天会理解的,”影子想了想说道:“我没有时间去等数年之久了,也见不得那些人慢吞吞的争一个冠军出来,所以,我理所应当的希望有人可以加快这个进程。目前看来,你是最合适的那一个。”

    “影子先生是只跟我玩这个游戏,还是跟所有影子候选者都玩了这个游戏?”庆尘问道。

    影子笑了起来:“那是另一个秘密了,如果想问我真相的话,就去杀一个候选者吧。这个世界是很残酷的,你不杀人,就会有人想要杀你。做庆氏的影子,就要见惯生死。你身上有血性,但血腥味还不够。这么多年没见你,你还跟以前一样聪明、单纯,但这是你的优点,也一样是你的缺点。”

    庆尘没有再多余的追问其他事情,在这种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多问一个问题,都不过是增加对方的心里优越感罢了。

    就在此时,影子站起身来笑道:“我们之间的游戏,永远有效。”

    说着,却见他忽然拿出一面巴掌大的镜子,而后这镜子的对面竟是凭空出现了一扇暗影之门。

    庆尘瞳孔骤然收窄,他意识到,对方手里的镜子或许是某个隐秘的禁忌物,能够让这位庆氏影子随意在空间中穿梭。

    这让他有些意外,因为穿梭于空间之中的能力,对于一位物理学神来说,远要比得到提线木偶时更加震撼。

    禁忌物比他想象的更加神秘。

    而且这种手段想要随意出入哪里,其他人防不胜防!

    不过,这禁忌物应该是只能去“已知之地”吧,不然影子为何会从正门进来呢?

    影子似乎是注意到了庆尘的反应:“要不然再增加一个筹码,如果你有一天成为影子,我就将这个禁忌物送给你。”

    影子在走进那扇门之前,庆尘问道:“其实影子先生是担心我真的完全站在骑士那一边,所以才专门走这一趟的吧,您在担心我脱离庆氏吗?”

    “我只是担心你和李叔同走的太近,以至于忘记自己庆氏的身份,”影子笑了笑。

    庆尘沉默了两秒说道:“李叔同已经送过我一个禁忌物了,您还没有。”

    影子笑了起来:“有点意思。”

    说完,他没再回应,转身便消失在那扇暗影之门里。

    ……

    ……

    庆尘依旧静静的坐在沙发里,直到那扇暗影之门消失后,他才轻轻的松了口气。

    影子给他的压迫感远超想象,他也没有想象中那么淡定。

    对方只是稀松平常的坐在对面,就让他感觉自己在与一头猛虎交谈,房间里的气机犹如被某种力量牵引着,促使庆尘的精神无时无刻紧绷着。

    下一秒,屋内橙黄的暖光亮了起来。

    庆尘好奇道:“你刚才怎么不把灯打开呢,也好让我看清他的长相。”

    壹说道:“我可不想轻易招惹这种人。”

    庆尘愣了一下,什么样的人竟然能让壹都不想轻易招惹?他没好气道:“你为什么不提前预警我,告诉我屋里有人?”

    “他又不会杀你,”壹慢慢吞吞的说道:“你师父拜托我的是,如果你遇到危险就提前警告你,但你这不是没有遇到危险吗?”

    “所以,我师父的交易对象,就是他?”庆尘想了想问道。

    “我不知道,你别问我,”壹回答:“不过……我很好奇,你会按他说的去杀其他候选者吗?”

    庆尘沉思片刻:“不会,我目前甚至不相信他的说辞。”

    “呼,”壹似乎松了口气:“你师父如果知道你能这么想,一定很高兴。”

    “为什么?”庆尘好奇道。

    “因为这位影子嘴里向来没一句真话,”壹语调轻松的说道:“说什么让你参加影子之争可能都是胡扯,成为影子就送你禁忌物可能也是胡扯,我曾经甚至怀疑他从未受过重伤,常常咳嗽也是因为某个禁忌物的收容条件!”

    “那他为什么想要我去杀其他影子候选者呢?这对庆氏有什么好处?”庆尘疑惑。

    “他这个人只在乎什么好玩,只在乎什么事情有意思!”壹说道:“经常玩着玩着就达成自己的目的了。”

    “那你怎么不早说,”庆尘纳闷道:“非得等我否定他了再说这种马后炮?”

    “我这不是信任你的分析能力吗,我就知道你不会相信他的,”壹说道。

    庆尘想了想:“如果刚刚他离开前,直接送我一个禁忌物,我可能会先信他三分。”

    壹沉默了几秒:“你真是个现实的人类。”

    事实上,庆尘对于影子所提的秘密并不是很感兴趣。

    因为很多事情,当他站在门外的那两分钟里就已经想清楚了。

    第一点,神明权杖从太空中落下的那一天,庆尘就知道,李叔同一定和庆氏做了某种交易,不然那位师父绝对不会知道那根钨棒落下的准确时间。

    第二点,师父的朋友被陈氏、庆氏共同羁押,李叔同找了那么多年都没能找到朋友被秘密羁押的地点,但是,只要和庆氏完成交易,那秘密也就不再是秘密了。

    第三点,禁忌物ace-002是从庆氏某位先祖身上析出的,那位先祖是普通人身份,不是超凡者,所以,所有人都没想到对方能够析出禁忌物。

    这是绝密中的绝密,如果不是庆氏告知,李叔同没有理由知道这个情报,更不应该知道禁忌物的收容条件。

    庆尘沉思着:这场交易是从何时开始的呢?

    他认为,交易应该是从很早以前就开始了,甚至在他进入18号监狱之前。

    因为李叔同在他进入18号监狱之前,就开始“收集”死有余辜的囚犯了,这是收容ace-002的条件。

    这个时候,他一个庆氏里最边缘的人物忽然参与了影子之争,然后还被分配了任务去18号监狱。

    庆尘不得不怀疑,自己其实也是交易里一部分!

    ……

    稍等一会儿,还有一章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夜的命名术》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夜的命名术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夜的命名术》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