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6、再次奔现!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夜的命名术226、再次奔现!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不,准确的说,当庆尘发现这位不速之客是庆氏当代影子时,他就确认,自己绝对是这场交易里的一部分!

    不然一个小小的影子候选者,凭什么值得当代影子亲至来玩一场游戏?

    等等。

    对方透露了很多信息要素之后对他说了一句话:你很信任李叔同吗,有没有人给你说过,成为影子要先学会质疑一切。

    这句话,其实是想让他质疑李叔同收他为徒的原因!

    或许,这才是影子先生来洛神大厦的真实目的。

    庆尘有些疑惑,对方为什么要离间自己与李叔同的关系呢?如果李叔同收自己为徒真的也是交易的一部分,那庆氏影子为什么要费尽心机的来暗示自己?仿佛生怕自己跟李叔同关系太好似的。

    难道真的是担心自己脱离庆氏?

    不过,庆尘始终坚信自己的判断,不论是在青山绝壁,还是在18号监狱里,李叔同与他的师徒之情都没有丝毫虚假。

    就像庆尘曾对李叔同说过的那样,他们彼此之间虽然认识的时间很短,可是他在脑海里回忆过的一切,仿佛有几个世纪那么漫长。

    这位师父对他的好,他曾一遍又一遍温习过,所以不可能有假。。

    影子先生教庆尘要学会质疑一切,但影子先生并不知道,庆尘已经不是过去的庆氏庆尘了。

    庆尘怀疑影子的真实身份,他怀疑影子的所有话语,他早就习惯了怀疑一切、质疑一切。

    但他唯独没有怀疑过李叔同与他的师徒情谊。

    庆尘认真思考了许久,别人越是希望他去做什么,他反而越不想做了,所以这场影子之争,他依然要藏在暗处等待时机,绝不主动猎杀其他候选者。

    壹忽然说道:“我觉得今晚发生的事情有些突然,你现在思绪复杂,已经不太适合去猎杀和胜社的人了。”

    “嗯,”庆尘点点头:“给刘德柱洗罪也不差这一天。”

    “但现在才夜里11点,”壹说道:“你要不要出去玩一下?我知道有个不错的地方……”

    庆尘狐疑的看向门口的智能面板:“你下一次奔现的时间提前了?!”

    壹:“……你也太聪明了吧。”

    “我不去!”庆尘干脆了当的说道。

    “我们不是朋友吗?”壹问道:“你这个朋友当的也太不称职了,只有我帮你,你都不帮我!”

    壹这句话说得倒是没错,对方给庆尘的帮助确实很多,如果没有壹,他想自己搜集刘德柱的洗罪资料,怕是得用好几个月。

    这时,壹补充道:“之后你的所有收入,我都帮你处理。”

    庆尘:“好,今晚我帮你奔现。”

    “太现实了,”壹感慨道:“你先换上我给你准备的西装。”

    庆尘面色平静道:“我之前就觉得有点不对劲,那套西装连袖扣都是纯金的,一看就价值不菲。我之前还在想,你能那么好心送我这么贵的衣服?原来这是第二次奔现时要用的道具!”

    “但你完成这次奔现后,衣服就归你了啊,”壹说道:“这套衣服12万呢!”

    “你还真是个富婆啊,”庆尘叹息道:“这次奔现是什么身份,为何要穿如此昂贵的行头?”

    “不用担心,这次是体面的上流社会人士,跟上次不一样,”壹说道。

    “不行,”庆尘面无表情的说道:“你这次不能说的这么含混,我必须知道今天扮演角色的职业信息,你是怎么跟你网友说的?”

    壹想了想说道:“我给她说,我是行走于午夜的雇佣兵,专门解决别人的一切需求。”

    “雇佣兵?还行,”庆尘点点头。

    里世界联邦里有许多雇佣兵,他们通常聚集在某些特定酒吧里等待任务。

    例如富商要穿过荒野去另一个城市,需要有人保护,例如护送某些货物去其他地方,这都是雇佣兵的活。

    包括秦城一家人所从事的‘荒野猎人’这个职业,其实也是雇佣兵的一种,非常常见。

    他将这一切思绪都摒弃掉,然后默默的回到卧室里换上壹为他准备的黑色西装。

    里世界中,连社团这样的流氓组织都要身穿黑西装,这样才显得正式。而那些身穿夹克,染着五颜六色头发的街头混子,在社团眼里都是不入流的存在。

    庆尘曾问过林小笑,社团与混混有什么区别?不都是社会闲散人员吗。

    然而林小笑的回答是,在里世界中社团是以盈利为目的的组织,只是做着见不得人的勾当,这是一种职业。而混子,纯粹是一种智商不太高的外在表现形式。

    庆尘换好衣服出来,黑西装,白衬衣,脚上是锃亮的黑皮鞋。

    不仅如此,壹甚至还为他准备了黑色的领带,还有极其精致的白金领带夹。

    他还是头一次穿这种衣服,无形中增添了几分压迫感与硬朗。

    不得不说,庆尘身上的衣物确实合身,严丝合缝的。

    这让他忍不住怀疑,壹平日里都在用自己的服务器机组计算些什么。

    洛神大厦的132层走廊里,银发少女郑忆正在输入自家密码。

    少女似乎有些胆小,庆尘推门走出的声音吓了对方一跳。

    只见她将背部紧紧贴在还未打开的房门上,惊魂未定的打量着面前的少年。

    不过让她有些诧异的是,少年换上了一身黑西装,这和少年之前穿白色运动服时的感觉完全不同,神秘中有多了一丝锐气。

    庆尘沉默了一下打招呼说道:“你好,不小心吓到你了。”

    “没事没事,”郑忆摆摆手:“是我自己胆子小,不怪你……庆尘同学,你这是要去哪里?第六区晚上不安全的。”

    庆尘想了想:“谢谢提醒。”

    说完,他便朝外面走去,没有再与郑忆过多交谈。

    郑忆呆呆的望着庆尘挺拔的背影走进电梯,不知道为什么,她忽然觉得这少年其实也跟那位叫做秧秧的女同学一样,本就不属于第六区这个地方。

    ……

    ……

    18号城市第一区,永恒大厦88层日光阁餐厅。

    浮空车在餐厅的停机坪缓缓降落,庆尘一身西装革履从车上下来,然后静静的看着身后的夜景。

    依旧是璀璨如星河般的城市,依旧是从楼宇间穿梭而过的轻轨列车,依旧是缥缈绚烂的全息广告。

    上一次他来这里还是跟李叔同一起,那段时光美好的让人怀念。

    一名日光阁餐厅的服务生走过来恭敬道:“请问是‘芳心纵火犯’先生吗,李女士已经在里面等你了。”

    当庆尘听到这个ID时,他心中便有了不祥的预感。

    他有些怀疑,刚刚壹还是没说真话。

    所谓的雇佣兵身份,真的是正经雇佣兵吗?

    服务生打量着庆尘,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面前这少年的身形有些眼熟,却想不起来什么时候见过对方。

    奇怪了,这种长相的少年,他应该不会遗忘的。

    下一刻,服务生走在前方带路,并开口介绍道:“今晚李女士已经包场了,所以整个日光阁餐厅内都不会有其他顾客,这点请您放心。”

    庆尘淡定的说道:“嗯。”

    进入日光阁餐厅后,他看到女人静静的坐在落地窗前,一身黑衣长裙显得格外幽静,犹如一朵黑夜中的紫罗兰。

    庆尘内心突然一惊,李长青!

    对方作为李氏二代最出名的那位公主,庆尘自然在林小笑给他资料里看到过。

    只是,庆尘感觉非常迷惑,这壹还真是专挑财团大人物来下手啊。

    可问题是,庆诗才17岁,而李长青却是34岁,这年龄跨度也太大了吧!

    而且,这可是师父的亲妹妹、李依诺的亲姑姑啊!

    辈分就特么有点不对啊!

    不过庆尘很快想到一个问题,年龄、辈分这些因素都是庆尘作为一个正常人类才考虑的事情,壹那么漫长的生命压根就不用考虑这些。

    不论是17岁还是34岁,对于壹来说,中间的差距都可以忽略不计,网恋对象足够好看就行了!

    就在此时,李长青已经抬头看见了庆尘,却见她眼睛一亮,示意庆尘坐到了他的身边:“没想到你比照片里还俊秀,这倒是让我挺意外的。”

    说着,李长青看似很随意的将手放在了庆尘大腿上。

    刹那间,庆尘浑身肌肉都紧绷了起来,他慢慢往旁边坐了坐:“阿姨,使不得。”

    李长青捂嘴轻笑起来:“看来你还是第一次?”

    庆尘在心里已经骂起来了,壹刚刚给他怎么说的?

    壹说:“我是行走于午夜的雇佣兵,专门解决别人的一切需求。”

    庆尘就纳闷了,这特么是正经需求?这特么是正经雇佣兵?

    午夜牛郎就是午夜牛郎啊!难怪会起‘芳心纵火犯’这个ID!

    而且庆尘在想一个问题,表世界有句老话说得好,侄女像姑,外甥像舅,李依诺包养南庚辰不会也是跟这位李长青姑姑学的吧?

    要说李长青的颜值可比李依诺高多了,但她和庆尘差着辈儿呢啊,这姻缘,庆尘真的接不住!

    却听李长青饶有兴致说道:“你要是害羞的话,就先待在我身边,咱俩可以先培养一下感情。给你个保镖的职位方便你跟在阿姨身边,你什么都不用干阿姨还给你发工资,这样你就不用努力了。”

    ……

    求月票啊求月票,一大堆书友、大盟在洛阳我还能两更,简直就是坚守道心的行业楷模!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夜的命名术》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夜的命名术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夜的命名术》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