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7、洗罪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夜的命名术247、洗罪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这座不夜城里,夜晚永远要比白天更热闹一些。

    医院的急救科也是如此。

    黑市的拳手,社团的成员。

    关节错位的,腹部被人打了黑枪的,脑门上插着刀的。

    急救科的医生早就见怪不怪了。

    只是,今晚的伤患好像格外多了一些,哀嚎声也更多一些。

    当和胜社成员被送进医院的那一刻,病床上庆尘便已经轻轻的睁开了眼睛。

    他知道王丙戌也来了医院,甚至还多次查看自己在或不在。

    庆尘侧躺在病床上都不需要抬头去确认,因为他记得王丙戌的脚步声。

    有王丙戌守在这里,他没法离开医院了。。

    但有些时候,猎人不一定要费尽心机的去寻找猎物,也可以等猎物自己送上门来。

    病房外,医生们一边交代护士给他们推镇定剂,一边相互之间嘀咕道:“听说,好像是好几个社团一起去围攻恒社来着,结果就变成这个样子了……真是麻烦啊,这些社团成员。”

    “恒社不是向来很少留活口吗,”急救科的医生抱怨道:“这些社团成员都被打死了才好,省得我们还得大半夜忙的晕头转向。”

    “嘘,你旁边那个伤患还醒着呢,”一名护士提醒道。

    刚刚抱怨的那位急救科医生平静转头,正看见旁边的社团成员狠狠的看着自己:“看什么?你下次被人砍了还得送过来让我救你,说你两句怎么了?”

    社团成员缓缓闭上眼睛,一言不发。

    第四区的急救科医生向来如此豪横,而社团成员最不愿意得罪的人里,除了财团和联邦治安管理委员会、联邦税务管理委员会,就是这些医生了。

    当医院里乱成一锅粥的时候,王丙戌就在一旁看着热闹,甚至还拉住一两个伤势不太重的社团成员,询问今晚发生的事情。

    10分钟后,PCE治安管理委员会的探员们姗姗来迟,开始若无其事的做着调查。

    庆尘所在的昏暗病房里,少年已经缓缓起身,悄无声息的走出病房,面容也换了模样。

    他低头看了一眼手机,仿佛一切都算好了似的,当他推开房门的刹那,两名护士恰好推着和胜社的两名成员从他病房门前经过。

    那是和胜社的话事人与执行理事,社团内最重要的两个角色。

    庆尘无声的站在病房门口,等着护士们推着病床离开,然后他面不改色的走进了对面的公共厕所里。

    不到一分钟,走廊上的护士忽然惊呼起来,和胜社话事人的胸口,竟有一枚红色的血迹在迅速扩大,将胸口的整片蓝色病号服都给染红,护士伸手去摸这位话事人的颈动脉,已经没了动静。

    血液从和胜社话事人胸口汩汩流出,渗透了他身下的移动病床,继而滴落在走廊上。

    PCE的探员们听到动静赶了过来,一名有经验的老探长伸手去摸死者的胸口:“心脏处有贯穿伤,而且还是刚刚才伤的,刚刚有谁拿着凶器靠近过死者?!”

    护士有些恐惧的回答道:“没有,我真没见谁拿过凶器啊,只有一个少年刚巧要去厕所,从我们身边经过了。”

    老探长觉得有些不对劲,PCE治安管理委员会虽然不爱管社团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可有人要是在PCE眼皮子底下杀人,就有点过分了。

    他抬头看了一眼,走廊前后都有探头式摄像头,可问题在于,那些摄像头不知何时竟然全部转向了死角,根本就没对着案发地点!

    还没等他继续思索什么,却见旁边那位和胜社的执行理事‘魏子浩’忽然醒转。

    他看了看自家话事人的惨状,立刻从病床上爬起来抓住老探长的胳膊:“警官,救我,我不想死!”

    老探长皱着眉头将对方推开:“谁想杀你?”

    魏子浩声嘶力竭的说道:“警官,是恒社想杀我啊,您看我们话事人都已经被暗杀了。您把我抓紧监狱吧,不然恒社肯定会要我命的。”

    “监狱是你想进就进的?”老探长冷声说道。

    这时,魏子浩忽然说道:“2年前桃花路的入室抢劫案是我做的,您不信给我DNA抽样对比,一定和凶器上一致,还有3年前那个第6区的机械肢体抢劫案,7年前的上三区盗窃案……”

    魏子浩说了长长一串罪行,加起来够他一辈子呆在监狱里了。

    探员们亢奋起来,这些案件里最关键的就是上三区盗窃案,一般破获这种案子是能立大功的!

    只是老探长忽然说道:“上三区那个盗窃案,明明在今年已经破案了!我记得那个案子,元凶是一个叫刘德柱的人!”

    “对,”魏子浩说道:“我们被追查的太紧,所以找了一个叫做刘德柱的倒霉蛋给我们顶罪!刚刚说的所有案件,都是让他去顶罪的,但真凶其实不是他,是我啊!”

    PCE的探员们都愣住了,这魏子浩竟是为了进监狱躲避恒社追杀,什么罪名都认下来了。

    这时,没有人注意到,魏子浩手腕上有一根透明的丝线忽然松开了,一名少年从公共厕所走回了病房,仿佛一切都与他无关似的。

    老探长忽然指着庆尘问护士:“刚刚从你们身边经过的是不是他?”

    护士摇摇头:“不是。”

    “真的不是?”老探长皱眉。

    “不是,他长这样,如果是他我肯定能记住,”护士说道。

    老探长冲进厕所里,却发现厕所的窗户已经洞开,外面的冷风正在呼呼的往里面灌来。

    他扒着窗户看了一眼,窗外却一无所有。

    难道已经从窗户逃走了吗?这里是一楼,想要跳窗逃走再简单不过。

    此时,庆尘面无表情的回到病房里躺下,甚至还是刚刚起床前的姿势,没有丝毫改变。

    洗罪的关键,不是看他能杀多少和胜社的成员,而是找到真凶。

    今晚这一切发生的非常隐匿,如果不是当事者,很难拨开层层迷雾看透这一切。

    庆尘兜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他打开一看,赫然是壹发来的消息:“其实,如果那个PCE三级探长较真的话,你还是有破绽的,毕竟只有你从厕所出来,他起码会找你问问刚才有没有看见什么可疑的人。”

    庆尘想了想回消息:“如果我是普通人,当然有破绽,但现在不一样了,王丙戌会帮我解决这个破绽。”

    “什么意思?”壹有点不理解。

    庆尘没有回答,而是放下了手机。

    此时此刻,王丙戌也被走廊里的动静吸引过来,他看了一眼地上的血迹和PCE探员,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怎么别的病房门口没事,偏偏这个病房门口就出事了?

    他赶忙走到庆尘病床前,发现少年的睡姿都与刚刚一般无二。

    庆尘轻轻转过身子:“咦,你怎么来了?”

    “奥,老板怕医生对你不上心,所以让我来看看,”王丙戌挠了挠头:“看你没事就行,我先出去了。”

    下一秒,那老探长已经从厕所返身回到走廊,想要进入庆尘的病房查看。

    结果,他才刚推门,就撞见了王丙戌。

    王丙戌冷冷道:“你要干什么?”

    老探长也冷冷回应道:“PCE办案,不想死的滚开。”

    却见王丙戌抡圆了胳膊,一耳光扇在了他的脸上:“老子叫王丙戌,这病房里都是李氏的人,谁他娘允许你来办案的。”

    那老探长被扇的原地转了一圈,但停下来的第一件事便是道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不知道您是李氏的人。”

    “滚,”王丙戌说道。

    病房门被关上了,屋里重新陷入黑暗。

    而病房外,魏子浩正在哭诉着:“刚刚发生了什么?警官,我是冤枉的啊。”

    “你刚刚还言之凿凿的细数犯罪证据呢,现在说冤枉也晚了,”一名探员冷声说道:“我们的人现在已经去你说的证据埋藏点搜寻了,放心,肯定给你办成铁案。”

    庆尘拿出手机:“刘德柱什么时候能出狱?”

    “等魏子浩明天被PCE安委会立案就可以了,”壹回答。

    “咦,中间没有其他流程了吗?”庆尘疑惑:“按道理说,应该是先立案重审,然后补齐所有证据宣告魏子浩罪名成立,然后刘德柱才能无罪释放。”

    “魏子浩这个案子已经板上钉钉了,我可以给你开个后门,提前释放刘德柱,”壹说道:“反正里面多一个人、少一个人,也没人能发现。记住,三天之后午夜,去接禁忌物ACE-011‘以德服人’。”

    庆尘不禁感慨,在监狱那一亩三分地里,壹真是为所欲为啊,也不知道为何联邦会赋予一个人工智能如此大的权力。

    这可能跟壹的父亲任小粟有关,对方在整个联邦历史中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壹应该也算是正统的官二代了。

    壹问道:“接下来还有什么事情吗?”

    庆尘想了想:“帮我谢谢李东泽。”

    按照李东泽的行事风格,今晚这些和胜社的成员原本应该全部阵亡的,但为了庆尘,李东泽给各个社团留了一些活口。

    “不谢谢我吗?”壹好奇问道:“我今晚也帮了很多忙啊,如果不是我,和胜社也不会被送到这家医院里来……对了,我最近又喜欢了一个女孩子……”

    庆尘眼睛一闭,不再回消息。

    壹等了半天:“还在吗?”

    “庆尘你还在吗?”

    “在吗在吗在吗?”

    ……

    吃口饭,晚上还有一章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夜的命名术》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夜的命名术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夜的命名术》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