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8、庆一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夜的命名术248、庆一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回归倒计时95:00:00.

    18号城市的午夜,凌晨1点。

    第4区,不落幕会所。

    这里原本应该是个非常热闹喧嚣的场所,然而此时,地板像是刚刚被血洗过一样。

    门外,十几人身披斗篷静静伫立,当先的女孩肩上站着一只乖巧的六眼乌鸦。

    女孩看着门缝里渗出的血水皱起眉头,她从兜里掏出一枚小小的山楂放在乌鸦嘴边。

    只见乌鸦低头啄食起山楂来,刚啄了两口,便被酸的闭上了三只眼睛。

    女孩松了口气,她对身后的同伴说道:“今天只死了b级,应该很好收容,大家动作麻利一点,早干完早收工,我听说第五区新开了一家不错的神代料理,里面的寿喜锅很好吃,等收工了我请大家去吃!不过,它的打烊时间是凌晨4点,也不知道来不来得及。”

    她身后的男男女女相视一眼,嘴角露出笑意:“难得四月请客,大家赶在打烊之前收工!”

    话音一落,十多人推门走进不落幕会所,一打开门,血腥气便扑面而来。

    但这群来自禁忌裁判所的人,却面色不改有说有笑的,似乎已经见惯了这种场景。

    吧台旁,李东泽坐在高高的吧台椅上,重新将自己的头发向后梳拢成短短的辫子,然后将吧台上的琥珀色烈酒一饮而尽。。

    他抬头看向禁忌裁判所:“三月没来?”

    四月环视一周:“这都是小场面,我姐姐不用来。话说你们下次再有什么动静,能不能别弄的这么血腥,我刚买的鞋子都脏了。”

    李东泽想了想说道:“18号城市里没有下一次了,鞋子……恒社可以赔给你。”

    “干活吧,”四月对身后的同伴挥挥手,然后转身看向李东泽:“你有流血吗,如果你的血液有滴在哪里,一定要提前告诉我,我要重点处理。”

    却见那些身穿斗篷的禁忌裁判所成员,将斗篷全都摘下,他们从腰间拿出一只小小的袋子,将不知名的粉末倾倒在地板上。

    很快,粉末宛如活物般散开、渗透到附近的地面上。

    “我没有流血,”李东泽摇摇头:“对了,你姐姐最近忙什么呢。”

    “你为什么老关心我姐姐,”四月警惕起来。

    “没事,”李东泽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风衣,朝不落幕会所外面走去。

    门口,早就有车子在等着了,他坐进后排静静的思考着什么。

    司机轻声问道:“老板,和胜社逃离之后被送去了附近的第四区公立医院,需要我们去砍他们吗?”

    “不用,”李东泽想了想说道:“今晚动静已经够大了。”

    他拿出手机,给壹发去消息:“小老板那里一切顺利?”

    壹回复:“顺利。”

    李东泽再次发消息:“那他什么时候接手恒社?”

    壹过了两秒回复:“我猜他不愿意接手恒社。”

    李东泽在车里皱起眉头:“他不愿意接手,那我怎么离开。”

    壹反问道:“你如果离开,你的下属怎么办,面对其他势力的蚕食吗。”

    李东泽放下手机,轻轻按下车窗,点燃了一支香烟。

    香烟的前端被火焰烧灼,一根根烟草卷曲起来发出滋滋的声响,显得有些孤独。

    李叔同已经带着林小笑、叶晚开始了一段漫长的远行,很多人羡慕李东泽的显耀,然而对他来说,最想做的并不是拥有这虚无的权力,而是跟着老板一起去浪迹天涯。

    如今,恒社成了李东泽身上的枷锁,让他无所离开。

    以前老板还在18号监狱里的时候,他还没有如此明显的感觉,当被留下的只剩他自己时,孤独感就像此时18号的天空,被一座座钢铁与水泥的大厦给割裂着。

    李东泽想了想再次拿出手机给壹发去消息:“你给小老板说,我帮了他的忙,他也要帮我。”

    李东泽在不落幕会所里喝了一杯酒,又在门口抽了一支烟,终究是没等来财团的围剿。

    看样子,只要李叔同没死,大家就还不敢为这点小事撕破脸。

    此时,他从怀里掏出自己一直挂在胸前的那只老怀表来,掀开了金色的盖子。

    只是,那怀表盖子下并不是指针与机芯,而是宛如宇宙黑洞般的深邃黑暗,当打开的刹那,仿佛连怀表周围的光都被吸了进去。

    渐渐的,黑暗中多了点什么,像是有星辰在闪烁,又像是有雪花在飞舞。

    李东泽皱起眉头:“怎么又要下雪了。”

    寒冷的天气里,他说话时都会吐出白气,第四区里纷繁的全息霓虹一点都不怕冷,天上硕大的金鱼还在拖曳着长长的尾巴。

    事实上,禁忌物里也不全是极度危险的,比如某人的怀表只能查看24小时后的天气。

    有些时候李东泽觉得自己该去当一个农民,因为他可以准确的在下雨前收麦子,然后不把自己知道的天气告诉邻居。

    他可以坐在雨中的屋檐下,看邻居们狼狈的模样。

    ……

    ……

    “你好,打扰一下打扰一下。”

    早晨的病房门口,一位中年人赔笑说道:“请问这个病房里有没有伤残人士,是这样的,我们这边提供专业的机械肢体安装,还有仿生器官售卖,各位有没有需要的?”

    庆尘看着这位中年人愣了一下,他又看了看走廊上来来往往的医生和护士,好像也没人打算出来管一管。

    门外,刚刚上完厕所过来的小鹰把中年人提到一边:“赶紧滚蛋,没人需要你那种劣质机械肢体和仿生器官,我们都好着呢,器官也好着呢!”

    却听中年人笑了笑:“那你们的器官卖不卖……”

    庆尘震惊了,里世界做生意的人,路子都这么野吗?

    这时,小鹰凑到庆尘身边,趁着病房里没人的时候问道:“那个……我能加入你们的组织吗?”

    庆尘沉默片刻:“其实我们现在本就属于同一个组织啊,上次回归的时候,我就加入昆仑了。”

    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这个小鹰便哭笑不得起来:“你同时加入昆仑和九州,那能算加入吗……说认真的,我想加入你们,感受一下组织文化。”

    庆尘疑惑道:“你也想举报你爸?”

    小鹰愣住了:“这都什么跟什么。”

    两个人说的组织文化,根本就不是一回事儿!

    正说话间,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庆尘抬头一看,赫然是李长青已经到了门口。

    小鹰赶忙退到一旁,老老实实的站着。

    李长青笑盈盈的坐到庆尘床边,轻轻掀开他脑门上的纱布,发现血已经止住了,这才放心下来。

    庆尘忽然转头看向小鹰,以及对方那羡慕的眼神,这才明白对方说的组织文化是什么。

    这误会大了!

    然而,庆尘此时的注意力,竟被另一人吸引过去,他的余光越过李长青的肩膀,赫然看见影子候选者之一“庆一”也站在门口。

    这位小男生瘦瘦弱弱的,在林小笑的资料里对方只有14岁,看起来一脸人畜无害的样子,顶着一个乖巧的西瓜头。

    李长青一边给庆尘削起苹果,一边笑着说道:“你看我有多在乎你吧,今天堂妹的儿子来半山庄园做客,我都第一时间先来看你。”

    庆尘忽然意识到,这位庆一原来跟李氏还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早先李叔同就说过,财团之间盘根错节,联姻之事屡见不鲜。

    看样子,庆一还有一半血缘是李氏的,这或许让对方在影子之争中更具优势。

    庆一站在门口,对庆尘灿烂的笑道:“叔叔好。”

    庆尘这时候又意识到,从外人认定的人物关系来看,自己是不是已经成为所有候选者的长辈了啊……

    他在分析着庆一,却发现对方除了笑还是笑,根本无法判断出有什么其他情绪。

    李长青将削好的苹果塞进庆尘手里,庆尘咬下去一口却突然回忆起,曾经在荒野上也曾有人给过他一颗颗苹果。

    只不过,对于李长青来说,苹果不过是慰问病人的礼品,对于那位荒野上的小姑娘来说,那一兜苹果就已经是全部的财产了。

    小以以给的苹果更好吃一些。

    庆尘心中做出了判断。

    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有点怀念起自己当初在荒野上的日子,无拘无束的。

    对了,小以以说神代家族宿营的地方还有好吃的柿子,他还没有吃到。

    庆一走到病床前,亲切说道:“叔叔,祝你早日康复。”

    庆尘看向庆一,笑着说道:“初次见面……有给叔叔带什么礼物吗?”

    一旁的小鹰听到这句话直呼内行,他还是头一次见谁不要脸的找晚辈要见面礼呢。

    刹那间,庆一眼神里的笑意僵硬了一瞬,下一刻他笑着对庆尘说道:“这次来的匆忙,所以没有准备,请叔叔见谅。”

    “没关系,”庆尘笑了笑:“下次记得带啊。”

    庆一的表情在他脑海里不断复盘,他确信这稚嫩灿烂的外表下,一定还藏着一颗复杂的灵魂。

    这时,李长青看向庆尘:“医生说你已经可以出院了,要不你跟我回半山庄园吧?”

    庆尘想了想:“我觉得我还需要再检查检查……”

    他三天之后还要去接‘以德服人’,这时候肯定不能回半山庄园。

    ……

    解释一下啊,吃口饭后是继续写的意思,不是有存稿不发……真没存稿了啊,起点发那个视频害我!

    感谢刘窝瓜、lz_两位同学成为本书新盟,老板们大气!老板们青春永驻!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夜的命名术》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夜的命名术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夜的命名术》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