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破碎的世界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夜的命名术3、破碎的世界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在即将迎来危机与变故的时候去拜菩萨,这种行为看起来有点病急乱投医的意思。

    然而庆尘觉得,手臂上这超自然现象,本身就应该交给超自然的存在去管。

    对于庆尘来说,拜一拜自己也不吃亏。

    他喜欢把准备工作做在前面,不给自己留下遗憾的机会。

    时间为晚上9点半钟。

    庆尘坐在床上低头看了一眼手机,卧室里只有这微弱的光,微信里也只有同桌南庚辰发的寥寥数语,再没有其他人给他发来消息了。

    母亲张婉芳的微信头像安安静静的,这让庆尘有一丝失落。

    当然,也只是一丝罢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期待着什么。

    其实他并不埋怨母亲。

    父亲赌博将家里多处房产变卖,还有家暴行为、出轨行为,庆尘一点都不觉得母亲主动离婚有什么错。

    相反,曾亲眼看到父亲动手打母亲的庆尘,甚至为母亲的选择感到高兴。

    因为这是正确的。

    在父母离婚前夕,姥姥曾劝母亲不要离婚:你一个女人带着十几岁的儿子当拖油瓶,以后还怎么成家?谁会跟你再婚?

    听到这一切的庆尘在父母离婚之际,选择了跟父亲一起生活。

    他记得父母当时错愕的神情,但庆尘知道这也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如今母亲开启了一段新的人生,组成了一个幸福的新家庭,庆尘或许有些失落,但依然很小心翼翼的不去打扰。

    倒计时2:31:12.

    庆尘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如果这是自己人生中最后两个半小时,那自己应该做什么?

    这个问题其实既严肃又浪漫。

    因为它是在问你,你人生中最想做,却又还没来得及做、或者不敢做的事情是什么。

    未表达的爱意,相见却没见的人,想去却没有去的地方,想说却没有说的话,都在答案范畴。

    这个问题,直问本心。

    庆尘起身穿上外套,他竟然在这倒计时剩余不多的时候,选择了再次出门。

    他把自己的破自行车推出家门,骑上之后一路朝目的地飞驰而去。

    秋季夜晚的风有些微凉了,路上的行人渐渐稀少。

    骑在自行车上的庆尘面色平静,外套的衣袂被桥上的风给向后吹去。

    他这辈子确实有很多遗憾,也有很多不敢做的事情。

    但今晚他不需要怯懦与畏惧,只需要勇气。

    某一刻庆尘在想,如果自己真的要死于今晚,那就也该把最重要的事情做完才对,他没有时间了。

    他先去了牡丹大酒店,又去了洛城大酒店,还去了洛印家属院,但是那里都没有他想找的人。

    庆尘骑着自行车一路穿过小巷,驰过七里河桥,来到了一栋居民楼下。

    当他看到楼下停着的那辆熟悉的破二手摩托车,又听到二楼的搓麻将声……

    然后拿起手机拨了110:“喂警察同志您好,我要举报JX区龙腾小区,17号楼2单元201室,有人聚众赌博。”

    电话对面的接警工作人员似乎愣了两秒,然后才反应过来:“好的,我们现在安排出警。”

    直到这时候,庆尘才放下心来,转身便骑着自行车回家去了。

    念头通达了。

    到家,庆尘看了一眼手臂上的白色纹路,倒计时1:02:21秒。

    他开始重新检视自己的准备工作。

    等等,自己要在家里迎接那一刻吗。

    以前庆尘看过一部恐怖片,故事讲的是主角碰到了脏东西,结果就会有鬼在每天半夜12点的时候找到他。

    然后主角东躲XC的,甚至还躲到深山老林里,却总是能被鬼找到。

    那时候庆尘就在想,这主角为啥不去人多的地方呢?

    虽然鬼很厉害,但一般情况大家在人多的地方都会更有安全感啊。

    比如主角可以去个夜店呆着,等半夜12点鬼找上门的时候,夜店里几百人在轰鸣的音乐声里甩着脑袋,怎么看都感觉应该是鬼更害怕一些啊……

    所以庆尘想到这里就开始思索,自己是否也应该去个人多的地方?

    再或者,他可以直接去洛城的白马寺啊……毕竟那里有菩萨。

    不仅有观音菩萨,还有文殊菩萨、地藏王菩萨。

    也很有安全感的样子。

    然而庆尘最终还是选择留在家里,他觉得相比起妖魔鬼怪而言,倒计时结束的时候,更有可能出现丧尸之类的东西。

    真要是出现这玩意,那他去人多的地方跟找死没啥区别,另一方面,菩萨好像也没有处理这种事情的业务。

    庆尘已经在家里备了物资,如果真是丧尸来袭,那他还能躲家里顶一阵子。

    倒计时00:31:49。

    最后的半个小时里庆尘将书桌上的台灯打开,安静的写下了一封遗书留在桌上。

    如果他死于今日,或许未来某一天家人与朋友还能看到他最后想说的话。

    如果他没死,那他的人生或许将是另一番天地了。

    倒计时00:00:12。

    写完遗书之后的庆尘端坐起来,他右手中紧紧的握着剔骨刀,清澈的眼睛里,瞳孔顿时收窄。

    越是最后一刻,他的情绪便越发的宁静。

    就像是海啸在即将吞没孤岛的一刹那静止了,海面之下也没有暗流涌动,只剩下深沉的思考与炽烈的勇气!

    10……

    9……

    8……

    7……

    6……

    5……

    4……

    3……

    2……

    1.

    没有鬼怪,没有丧尸,没有灾难。

    庆尘静静的看着自己周遭时间陷入静止,他手机上的时间像是永远停留在了12点0分0秒之上。

    墙壁上挂着的时钟秒针突然不再跳动,窗外的光也不再摇曳。

    他站起身来,凝固的时间好像被他起身的动作给打碎了似的,眼中的世界宛如镜子般碎裂开来。

    庆尘提着手中的剔骨刀环视四周,书桌没有了,屋子也没有了,只剩下一片黑暗。

    紧接着,他也陷入黑暗之中。

    ……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但又好像只有刹那,这一瞬间的庆尘忽然失去了时间的概念。

    黑暗里,世界的碎片开始重新拼凑,那不知道从何而来的碎片,刹那间组合成了一个焕然一新的世界。

    庆尘躺在一张狭窄的硬板床上,这里是完全陌生的环境,他从不曾来过。

    他先是看向自己的手掌,那里空无一物,原本握着的剔骨刀也早就消失不见。

    他再看向手臂,赫然发现手臂上的白色纹路已经改变。

    “回归倒计时48:00:00.”

    48小时,也就是2天,庆尘思忖着。

    下一刻,倒计时跳动了一秒:回归倒计时47:59:59.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夜的命名术》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夜的命名术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夜的命名术》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