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97章 拜访采菊宫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逍遥游正文 第597章 拜访采菊宫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城主,基县男爵李鱼拜访!”

    杨千叶正站在她的浴池前指挥修建,一个死卫急匆匆赶来禀报,脸上满是喜色。现在他们的人生定位已经发生变化,更多的是考虑生活与未来,能有本县封爵前来拜访,说明了采菊城是有其影响力和地位的,做为采菊城的一员,他当然高兴。

    杨千叶站在石沿上正向工匠们说着她要的效果,闻言脚下一晃,险些一跤跌进池子里去。

    杨千叶的城与李鱼不同,李鱼必须考虑到将来大量增加的士农工商,他要建的是整个基县的中心城,所以城是从山下建起的,山上是他的核心活动区域,而山下则是他影响并控制整个基县的心脏。

    但杨千叶不需要考虑这些,所以她的城是整个儿建在山上的,现在她有近千人,如果都组了家庭,有了子民,再加上一些从事辅助行业的人,人数最多也就扩充到万人,从半山到山顶,也是绰绰有余。

    所以,她的城是从半山开始,逐步往上的,而现在工匠们正集中建造将由她来居住的那座圣洁华美的白玉城。杨千叶有钱,有挥霍不尽的钱财,所以宫殿整个儿是用水白玉打造。

    石制的城堡,才能千年万年不倒,而且更易防火,也会显得更加的气势恢宏。水白玉和汗白玉其实一样,都是一种白石,洁白无瑕,质地坚实而又细腻,非常容易雕刻

    从汉代起,人们就常用这种宛若美玉的材料修筑宫殿,装饰庙宇,雕刻佛像,点缀堂室。至于汉白玉的叫法,据说是因为从汉代开始它才成为一种珍贵的建筑材料,所以称其为汉白玉。

    而另一种说法是,最初人们使用的这种白石是在水中发现的,而且河床中的这种白石会呈半透明状,带有晶莹剔透的水色,更像是玉,所以叫水白玉。但后来在中原地带也发现了这种石料,只是比起河床中发现的这种石头少了半透明的效果,但它的开采却比水白玉更简单方便,遂称之为“旱白玉”,久而久之,就误传成了汉朝的汉。

    这就像“无度不丈夫”,愣是被后人说成了“无毒不丈夫”,最初的起因已不可考,但大家已然习惯,也就没有必要再去追究最初的起源。这座华美宫殿一般的建筑是由墨白焰亲自督建的。

    论到对宫廷的熟悉,还有何人能超过他?当然,一方面要担心太像宫殿,会招惹麻烦,另一方面既然地近西域,必然得有当地特色,这宫殿还是做了很多的调整。

    而杨千叶则一门心思地盯住了她的汤池。

    汤池旁边不远,正有一眼泉水,只是眼下还没有把泉水引过来。杨千叶在皇宫里时,曾见过华沐苑的汤泉居,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对那里别具一格的风格念念不忘,总觉得那是她心中最深刻的一幕记忆。

    所以,她对这里的建设格外的注意,明明只是一个人使用的浴池,可它的面积着实不小,杨千叶打算把它建成室内沐浴区、室外沐浴区、观赏区等几个功能区域,周围利用此山特有的树木花草,以野山菊为主题,打造一个野趣盎然的水上世界。

    而今突然听说李鱼来了,杨千叶一个恍惚,蓦然回头,入目一片绿植,依稀竟有一些模糊的记忆感出现,其实她什么都没有想到,没有具体的人、具体的事、具体的画面,但就是仿佛曾有什么亲历的画面,如此的熟悉。

    每个人似乎在其人生中都有过类似的经历,突然有一刻,他的记忆深处会突然触发一丝莫名的“记忆”,仿佛眼前的人、眼前的事、眼前的一幕,在不知何时何地曾经同样地出现过。

    记忆中甚至会比眼前的一切继续向下演示下去,但是从她记起开始,眼前的继续演绎,与记忆中的一切的发展却已是完全不同。很神奇的感觉,但从未有人明白其中的道理。

    杨千叶也是这样,虽然心中涌起一种奇妙的感觉,却并未多想,她现在只是心慌于李鱼的到来。其实她现在就是见了李鱼又如何?李鱼从未想害她,她现在也真的不再打着复仇的主意。

    可那种感觉是莫名的,是心理上完全没有做好准备的慌张失措。

    “啊?啊!我……我知道了,你去,请他在厅中暂坐。”

    现在整个采菊峰上,也只有采菊宫的主体建筑部分建造完成了,所以李鱼只能被请到那里。杨千叶踌躇了一下,便急急叫人唤墨白焰和冯二止来。

    “什么?那个男爵是李鱼?”墨白焰眼都直了,这怎么……阴魂不散啊!咱家选择陇右,就是以为这儿够偏,可以远离曾经接触过的所有人、所有事,让殿下重新开始新生活啊。

    考虑到与世家大族联姻,姑娘这种来历莫名的新贵很难通过人家的摸底调查,而且姑娘必须得去人家做媳妇儿,从此失去很多。所以墨白焰与冯二止商量后,已经决定从八百名死卫当中选择一个人来做殿下的驸马。

    这些死卫都是从小接受的甘为殿下赴死的教育,相信他们一旦成为殿下的丈夫,对殿下必然也是关爱呵护一生。不得不说,墨总管为了他心目中亲孙女一般的公主殿下真是操碎了心。

    他现在已经从从百名死卫中,呃,因为另外两百名死卫皆为女性。选择那长相英俊、谈吐风雅,各方面条件出色的,共计二十六人,正打算择日让殿下再从中挑选一下呢。

    这边正忙着给殿下“选妃”呢,怎么又冒出个李鱼来?殿下以前跟这个李鱼有些暧昧不清,墨白焰是清楚的。

    李鱼已经有夫人了,仅此一条,墨白焰就万万不能接受李鱼同殿下有所关系。更何况,一旦与李鱼有了关系,采菊宫不还得附庸于其下,自家呵护如同掌上明珠的小公主啊,难道和他那一众妻妾混为一谈?

    殿下来找我商议,应该也是因为这些顾虑,殿下也不想与他有所瓜葛。想到这里,墨白焰很欣慰。

    “殿下,李鱼此来,当是为了昨日我采菊宫前往赴援的缘故,故而前来道谢,呵呵,此事其实不难,那李鱼又未见过殿下,以后又不会与其时常来往,略施小计,便能敷衍过去了。”

    杨千叶讶然道“如何敷衍?我只一露面,就要被识破了呀,包括你们俩,他都认识。”

    墨白焰微微一笑“老奴去挑几个人去见他,使一女卫冒充殿下,不就成了?”

    杨千叶一听恍然大悟,只是松了口气的同时,不免又有些空落落的感觉。

    墨白焰急急去找人,听说自已要冒充殿下的叔父、堂兄,听说自已要冒充殿下,那几人莫名其妙的很,惶恐不敢答应。要知道,殿下在他们心中,可是神一般的存在,一言便可令其生死的。

    墨白焰无奈,只好再费一番唇舌说明缘故,鉴于李鱼和殿下错综复杂的关系,墨白焰虽不欲让殿下和李鱼见面,却也不想因此坏了采菊宫和折梅城的关系,所以还得详细介绍一番。

    李鱼到了那大殿一般的大厅,眼见整座屋舍都是以水白玉砌成,不由大感震撼,这得耗费多少钱财?什么人能有这等大手笔?放眼整个陇右,也只有李家……只有陇西李阀,才有这样的实力吧?

    李鱼才不相信凭空冒出来这么一股实力,不知根底,不知来路,便有如此庞大的势力。原本李鱼以为是什么陇右较大的一个家族,为避战乱,选择在此建城,一旦上山,所见不过是些树木搭的简陋屋舍,此时一见,疑心顿起。

    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酣睡,这个近邻,他必须得警惕起来了。

    以对方展示的雄厚财力来看,只有陇西李阀才行,李阀为何要不惜重金在这里筑城呢?李家究竟想干什么?这样一想,李鱼不禁又想到了李家的虎豹骑,这样的大家族,规矩森严不亚于一个朝廷,会因为少主与他是朋友,就出动这么强大的力量?

    李鱼越想越远,推测出种种可能,都觉得不是那么合乎逻辑,反复推敲之间,那位采菊宫主迟迟没有露面的事便被他忽略了。

    “哎呀,爵爷驾临,我采菊城未曾远迎,恕罪!恕罪!”

    旷四儿、魏汉强将墨筱筱护卫在中间,三人匆匆赶到。来得虽然匆忙,三人居然还换了衣服,发式,以便符合他们的身份。

    墨筱筱本是孤女,是墨白焰自乱民之中亲手将其救出,便随了墨白焰的姓儿,一直将他是义父一般,因为接受过墨白焰不少调教,言谈举止比小家碧玉落落大方,仓促之间,墨白焰便叫她冒充了殿下。

    而魏汉强,则是二十六位候选驸马中呼声极高的一位,原本是藏身扬州的那一支死卫中的一员,身材颀长,以现代的身高来算,当有一米八三八四那样子,生得是面如冠玉,目似朗星,十分的英俊。

    而旷四儿,则就是蒲州那支死卫的首领了,现如今罗霸道那位已有身孕的妻子旷雀儿,当初就是以他女儿身份,一起隐藏在蒲州地区的。

    “草民桑叶,这是草女的侄女婿魏汉强,这位就是草民的侄女儿,桑柔了,见过爵爷。”

    墨白焰给三人临时编排身份,长辈是必须要有一位的,但不能是父亲,不然这采菊城就轮不到桑柔当家,而之前对外一直的宣扬,桑柔才是此山之主。所以,安排个叔父的身份,人家一听自然也就知道只是远房族亲。

    至于侄女婿魏汉强,是为了打消李鱼的妄念,这厮什么都好,应是桃花运似乎太旺了些。这墨筱筱虽然是假城主,却也是貌美如花,而且丹唇润朗,明眸善睐,与杨千叶的清丽相比显得颇为明媚,其实是很吸引男人目光的。

    所以,早早声明她罗敷有夫,才好避免李鱼发现这采菊城主是个未曾嫁人的少女,心生妄念,常来骚扰。不得不说,墨白焰匆匆之间的编排,也是煞费苦心,该考虑的都考虑到了,唯独……没考虑到他老人家一辈子都没接触过的两件事。

    一个是情,一个是女人。

    一见李鱼,墨筱筱的两只眼睛就开始发亮。

    这就是殿下喜欢的那个男人?需要大总管派我来冒充殿下回避相见的男人?真有那么优秀吗?模样儿还不错诶,挺顺眼的,听说他有老婆了,真是渣男,我们殿下这么优秀,他居然不赶紧休妻。

    魏汉强也是一见李鱼就两眼发亮,放出凶狠的光。

    这就是殿下喜欢的那个男人?需要大总管派我来冒充殿下的丈夫回避相见的男人?真有那么优秀吗?模样儿不过如此,越看越不顺眼!身高也就那样,似乎比我略矮,本领不知如何,比得了我的文韬武略?听说他有老婆了,还敢觊觎殿下,真该骟了他!

    于是,李鱼感觉到了很诡异的气氛。

    这位桑柔桑姑娘全程姨母笑,嘘寒问暖,就差把他祖宗八辈儿都打听出来了。

    而她的丈夫魏汉强则黑着脸,每句话儿都带着刺儿,一副恨不得马上跟他打一架的模样。

    至于桑柔姑娘的叔父桑叶儿,就真跟树枝上挂着的一片树叶儿,随着风,一会儿颠向左,一会儿倾向右,就好像屁股底下放着钉子似的,怎么坐都不安稳。

    李鱼本是抱着为了道谢,以及拉拢一下这批傍山而居的“山民”的目的而来的,自从见了这豪奢到可怖的宫殿式建筑,就开始怀疑拥有如此强大实力的一群人究系什么来路,而此刻更是对桑柔夫妇的表现感觉到疑虑。

    他觉得,桑柔姑娘并不像是一城之主,一个人完全没有过上位者的权柄、地位来熏陶,是很难具备相应的谈吐气质的。其实墨筱筱既然是个女杀手,当然得装龙像龙,装虎像虎,但问题是,她在李鱼面前完全没有那份戒心去装。

    墨姑娘越打听越满意,除了他已有妻妾一事令其不满外,只觉此人谈吐气质,与自家殿下真的是非常般配,她特别的满意。而魏汉强一见连墨筱筱都似倾倒于李鱼的风采,对其就更加的不满了。

    不对劲儿,这一家人一定有问题。此行收获不菲啊,以后得对这采菊城加强监视,摸清他们的底细。

    李鱼想着,道谢的来意已经说明,礼物业已奉上,今后两城可多加来往的心愿业已表达,这才拱手告辞。“桑柔”姑娘带着她那“入赘的丈夫”和叔父一路走下半山,好一番依依不舍。

    回程路上,李鱼放慢了马速,若有所思。

    陇西不靖,李鱼身边的护卫力量也是大增。二十名骑士,由铁无环带队,而这二十人全是从长安带出来的嫡系,其中至少有四人,功夫与铁无环毕,也不逊色几分。

    一见李鱼放慢速度,他们自然而地将李鱼的马圈在了中间。昨夜刚刚一场大战,马匪有些漏网之鱼四散逃于荒野草丛之中,得以防万一。

    铁无环靠近李鱼,问道“阿郎有心事?”

    李鱼摇了摇头“只是有些疑虑,我总觉得这个采菊峰,充满了……”

    他刚说到这儿,前方一名骑士突然扬手厉喝“戒备!”

    “刷!”二十口马刀整齐划一地拔了出来,左手边挂在马鞍上的手弩业已提起,那些训练有素的好马蹄子前后稍稍错动,将李鱼护得密不透风。

    两骑向前,侧向奔入草丛,直奔前方约半里地,这里草深且高,要不是这边正好是风使得草丛倒伏的反方向,还真不易发现那里有人。

    李鱼被掩在人群中,也看不清前边发生了什么,只得由铁无环给他现场解说“阿郎,前方发现行人,似乎……有一个女人。”

    又过了一阵儿,两名骑士便护着一个女人走了回来。这女子似乎刚过二十年纪,身材高挑,一件碧绿的轻罗衫,一条散花水雾绿草纹的百褶裙腰间用水蓝色的丝罗系成一个淡雅的蝴蝶结,窄窄的小蛮腰儿,袅娜动人。

    她的头发随意挽一个松松的髻,斜插一只淡紫色的檀木簪花,只是那簪花有些歪了,裙上手上,都是泥巴。脸上不敷脂粉,却五官秀美,尤其是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楚楚动人。

    只是现在透着一种失措的惊恐,秀美动人的脸庞有些苍白。脸上隐隐还有泪痕未干。而且呼吸也有些急促,似乎

    “爵爷,昨日滨海镇大乱,有些百姓闻风逃遁,这小女子与兄长便是逃出来的,谁料逃难途中,偏生遇上了昨日逃逸的一个马匪。这小女子的兄长为了掩护妹妹脱身,被马贼所杀。她趁夜藏匿,至黎明才敢返回,想将兄长埋葬,被我等发现,她还以为又是歹人,想要逃跑。”

    李鱼心中沉了一沉,这真是我虽未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啊。李鱼缓声问道“小娘子,你唤何名,是滨海镇子的人?”

    那女子低了头,幽幽地道“奴家名唤李馨宁,本住兰州,与兄长在兰州做些行商生意,近来听说基县已然平息战乱,想来进些货物,谁料……”

    李馨宁哽咽起来,这年代就算在中原女人抛头露面去做事也不稀奇,何况是在陇西,所以此事并不稀罕。

    李鱼皱了皱眉“你在兰州可还有亲眷?”

    李鱼想着,兰州路远,要派人送她回去的话,倒也不易,却听李馨宁黯然道“我兄妹二人相依为命,再无亲人。”

    李鱼叹了口气,轻轻摇头,在陇上,战争和动荡使得男人越来越少,这样的女人比比皆是啊。不过……,李鱼心中怦然一动,忽然想起了他对采菊峰的怀疑。这女子来自兰州?天水和兰州,可都是陇西李阀的根基之地呀。

    李鱼不禁深深地望了一眼李馨宁,李馨宁被一个男人这样大剌剌地看着,不禁不安地低下头去。李鱼便对铁无环吩咐道“留两个人,陪她先安葬了兄长,再带她回去,若她愿意就安置在折花城!”

    铁无环答应一声,那两名陪同姑娘前来的骑士便下了马,其他人护拥着李鱼,依旧向前行去。李馨宁缓缓抬起头,一双明媚的大眼倏地扫了一眼李鱼的背影,露出极其怨毒的神色。

    。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逍遥游》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逍遥游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逍遥游》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