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番外:借刀杀人

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学霸系统国庆番外:借刀杀人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顾凉月拖着笨重的行李箱下了火车,站台上的风吹的特别凉爽。

    尤其是在这炎热躁动的八月。

    天色已晚,路边昏黄的灯光映着老旧的梧桐树多少有点萧瑟的氛围。

    顾凉月回过头,有些昏暗的电灯泡照着三个大字:沪海站。

    这是顾凉月第一次离开家到这么远的地方来,来参加一个叫做新概念作文的比赛。

    开学就要升高三了,如果这次比赛能拿到一等奖的话,就有希望保送复旦大学的文学系。

    或者是降分录取。

    加油,你可以的。顾凉月握紧拳头给自己加油。

    路上并没有什么行人,但是车却特别多,在马路上飞奔而过,丝毫不停歇。

    顾凉月顺着街道往前走,找到了地铁的入口。

    手机上显示出一行字。

    坐二号线到静安寺站,出站右拐的汉庭。

    顾凉月很喜欢读新概念的文章,那些作者笔尖流出来的文字读起来是那么的美好。

    顾凉月很想见一见他们,也希望有朝一日能在书中看见自己的文章。

    过了十字路口,蓝色的汉庭标志就出现在眼前。

    顾凉月刚想进去,却见一个少年推门走了出来。

    “你就是顾凉月?乔木姐让我出来接你。”少年伸手接过顾凉月的行李。

    “恩。”顾凉月点了点头,跟着少年进了酒店。

    办妥了手续,顾凉月跟着男生上了电梯。

    “你的文章我看过,很有灵气。”少年突然开口说道。“我最喜欢的那篇《镜中花》。”

    “恩,你怎么知道我的?”顾凉月有点不好意思。

    “那场比赛我有事耽搁了,但是获奖的文章我都看了一遍。“四楼很快就到了,少年拖着行李箱出了电梯,“你的房间在404,在这边。”

    “恩。”顾凉月乖乖的跟在后面。

    “我们的房间都在四楼,你收拾好可以过来找我们玩。”少年帮顾凉月放好了行李,转身离开,“对了,我叫马鸣霄。”

    这一晚,顾凉月见了好多人。来自天南地北各个地方的人因为这场比赛聚到了这里。

    那天晚上很热闹,一群人玩了狼人杀,真心话大冒险。每一个人都很热情,不过顾凉月确实没有记住几个人的名字。

    比赛是第二天的早上,阳光很温暖,大家一起结伴而行。

    马鸣霄因为长得帅,所以在人群中格外受欢迎。

    顾凉月跟在人群后面缓缓的走着,偶尔有男生过来要电话号码,顾凉月也就随手给了。

    今天是七夕。比赛结束以后,大家都一起去酒吧狂欢了。

    顾凉月也跟着去了。单身的少男少女们在狂热的音乐节拍中旋转跳跃。

    用酒杯碰出一个个清脆的乐章。在酒精和氛围的双重作用下迷醉沦陷。

    可能是性格就比较安静,顾凉月不太适应那里的环境。

    顾凉月看着他们在灯光闪烁中尽情的狂欢,放纵的挥洒着自己的青春热血。

    可是这一切却自己无关,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顾凉月不懂。

    顾凉月起身走了出去,小心翼翼的躲过熙来攘往的人群。

    推开酒吧的大门,再关上,似乎就离开了那个奇怪的世界。

    大街上没有躁动的音乐,也没有酒。只有车水马龙和星河般的路灯。

    路边的店铺大都关了门,顾凉月沿着街道一个人默默的走着。

    路上偶尔会有一两对小情侣走过。

    “顾凉月。”似乎有人在后面喊自己,顾凉月回过头。

    “你怎么出来了。”马鸣霄跑了过来。

    “里面有点闷,我想出来走走。”顾凉月拂过被风吹乱的发梢。“你呢。”

    “里面的饮料太贵了,我想买点水,这附近都关门了,所以跑的比较远。”马鸣霄递了瓶水给顾凉月。

    “谢谢。”顾凉月扭开瓶盖,小啄了一口。很清凉。

    “你第一次来所以还不太习惯,他们去年也是这样的。”马鸣霄也喝了口水,“我陪你在街上走走吧。”

    “好啊。”反正顾凉月也不认识路,有人带着也不容易走丢。

    “这边是一家很好吃的面包店,很好吃的,你有空可以过来吃。”

    “这个巷子里有个书店,上次我意外发现的。”

    马鸣霄像导游一样给顾凉月介绍这里的情况,听着听着顾凉月似乎也对这里熟悉起来了。好像自己以前也到过这里一样。

    “对了,我带你去个地方。”马鸣霄突然想起来什么。

    顾凉月跟着马鸣霄上了汉庭的顶楼。

    马鸣霄推开了走廊尽头的一扇窗户,爬了出去。

    顾凉月跟着出去,窗户外面是一个不大的平台。

    墙边有一排梯子,马鸣霄先爬了上去,然后伸出手,“上来吧。”

    顾凉月虽然有些害怕,还是咬着牙爬了上去。

    静安寺这边的建筑普遍不高,在这里视野变得特别开阔,沪海市区就这么铺展在面前。

    “怎么样,好看吧。”马鸣霄扶着顾凉月坐在了屋顶边上。

    “恩。”顾凉月甚至可以开到远处的陆家嘴,在夜晚里发出璀璨的光芒。

    两个人渐渐熟了起来,话题也更多了。从古典文学聊到国外的文学艺术。

    “顾凉月,这名字真好听。”马鸣霄指着天上的月亮,“今晚的月色就很清凉呢。”

    “谢谢夸奖,你的名字也不错呢。就像你的文章一样,带着凌云的志气。我很喜欢你的文章呢。我好像看见一匹良驹冲霄直上,在云巅之上发出胜利的清鸣。很有画面感。等我回去,一定画出来给你。”顾凉月嘴角露出浅浅的笑容,“我一定会画的很好看的。”

    “要在云巅之上,再加上一轮皎白的明月,这样才更有意境。”马鸣霄的这个主意似乎不错。

    “这样确实很有感觉诶。”顾凉月对着空中的月亮比对着。

    “君为明月,故我鸣霄。”马鸣霄在顾凉月耳畔轻轻的说道。

    “恩?”顾凉月还没反应过来。

    “俱怀逸兴壮思飞。”马鸣霄突然念起了诗。

    “欲上青天揽明月?”顾凉月下意识的接了下去。

    “入怀~”话未尽,顾凉月就感觉一个大手抚上了她的肩头。

    然后一阵力传来,自己就靠在了马鸣霄的肩头。

    “流氓。”顾凉月一时有些手足无措。不过这种感觉似乎挺不错的。

    “晚上有点冷,我是怕你冻着。”马鸣霄笑眯眯的解释道,不过丝毫没有放手的意思。

    “真不要脸。”顾凉月撇了撇嘴。

    “美人在怀,要脸何用?”马鸣霄的嘴角轻轻扬起。

    “这么帅的一张脸,丢掉多可惜啊。”

    “那这么帅的男朋友,你是要还是不要呢?”

    “不要。”顾凉月推开了马鸣霄跑了下去。

    留下马鸣霄在楼顶苦笑不得。

    顾凉月一路跑回房间,感觉自己的脸特别烫。小心脏也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

    “啊,马鸣霄那个混蛋。”顾凉月深吸了几口气,还是平复不下自己的心。“明天再找他算账。”

    第二天,就是公布比赛结果的时候了。

    顾凉月如愿以偿的拿了一等奖。不过马鸣霄那个混蛋居然拿了特等奖。

    顾凉月在台下咬牙切齿的看着马鸣霄在颁奖台上谈笑风生。

    果然,领完奖的马鸣霄就跑到了顾凉月的身边。

    “这个奖杯给你摸摸。”马鸣霄把水晶奖杯竖在顾凉月的面前。

    “哼,我才不要。这么贵重的东西你还是自己收好吧。”顾凉月故意摆出一副冷淡的样子。

    “我……”马鸣霄刚想说什么,却突然间惊慌失措。

    “马鸣霄!”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在颁奖典礼现场响起。

    “我们还会再见面的。”马鸣霄留下这句话就跑了出去。

    “你一声不响又偷溜出来玩。你想气死你娘啊。”这个声音是马鸣霄的亲娘。

    “妈,这么多人,你给我留点面子。”马鸣霄看着母亲大人欲哭无泪。

    “跟我回家,这两天夜不归宿急死我跟你爸了。”母亲大人拽着马鸣霄就走了出去。

    马鸣霄就这么被母亲带出了颁奖典礼,看的顾凉月哭笑不得。

    这件事成为了这一届选手集体的笑柄。也让马鸣霄的大名被各位选手牢记在了新概念的史册上。

    归途的列车上,顾凉月打开了笔记本电脑。

    他说,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顾凉月的《沪海纪行》这样写道。

    顾凉月:开学了,要好好学习哦~

    (本章完)

    去读书 www.q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学霸系统》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学霸系统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学霸系统》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